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08年01月《花溪》【卷首故事】非凡爱  

2007-12-14 10:44:15|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首故事·非凡爱

文/张恩超

艾尔莎的眼睛

    1920年代的巴黎,属于激情与纯真。海明威在他的一本书中回忆那时的巴黎说:假如,你有幸在巴黎度过年青时代,那么,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巴黎都会在你心中……

    阿拉贡和艾尔莎就相识于1928年的巴黎情人酒吧。当时艾尔莎还是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女友,她陪同马雅可夫斯基在巴黎访问,同时给不会一个法语单词的马雅可夫斯基做翻译。阿拉贡当时刚从一场差点毁灭了他的爱情中走出,他疯狂地爱着年轻美丽的英国贵族女人南希,而南希,富贵、多金、自由而独立,可以随便在任何饭店或大西洋游船上挥霍,也就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将她牢牢抓住。阿拉贡在陪同南希去威尼斯游玩时,南希将他一个人扔在旅馆,自己跑出去和一个刚认识的钢琴家约会,痛苦的阿拉贡想到了自杀,投运河、吃安眠药,都没有如愿,最后带着满身伤痕回到了巴黎。

    在阿拉贡为马雅可夫斯基举办的欢迎宴会上,阿拉贡还有另一件烦心的事儿,他最好的朋友蒂里翁也失恋了,心情不佳,一个人跑到了阳台上。阿拉贡怕他做傻事儿,不得不一直陪伴着他。不见了主人的艾尔莎在阳台上找到了他们,她戴着天然色羊皮帽子,身穿皮大衣,身材娇小,不一会,蒂里翁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多余,知趣地下了楼。当阿拉贡和艾尔莎双双出现在大厅里,他们欢快地跳起了情人舞。

    在那一天,阿拉贡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与你相识之日,才是我生命的开始。

    在这之前,阿拉贡是个地道的“疯子”,他和那些同样疯狂地爱着艺术的伙伴们干了不少荒唐事,他们砸过被一群中产阶级占领的旅馆,袭击过有着不同艺术观念的演讲者和听众,在他早期那些属于超现实主义的诗歌中,弥漫着绝望和堕落的情绪。

   “是你伸开双手,拦住我在发疯的道路上奔走。”阿拉贡写道。艾尔莎将阿拉贡从痛苦和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迷上阿拉贡的,是艾尔莎的眼睛,在阿拉贡著名的情诗《艾尔莎的眼睛》里,阿拉贡这样描摹它的美:什么风也吹不尽碧空的忧伤/你泪花晶莹的眼睛比它还明亮/你的眼睛连雨后的晴空也感到嫉妒,在另外一首《战时情诗》里,阿拉贡如此诠释艾尔莎的眼睛对于他的意义:在你眼睛里一只船/控制住了风/你的眼睛是那/一霎时重找到的土地。

    阿拉贡脱离了当初的那些伙伴,专心写作,他的诗因为爱人而转向爱情领域,在那些美丽的诗集的扉页上都写着:献给艾尔莎,没有她我将一事无成。

他们的爱,时有波折,在他们相识不久,艾尔莎就曾经在同样的那间情人旅馆,同一个和阿拉贡有短暂爱情的德国女舞蹈演员谈判,5分钟过后,对方就宣布退出,因为她自认艾尔莎爱阿拉贡“更为炽热”。在他们婚后,这些烦恼的小插曲也一直在延续,却从未破坏了他们天造地设的姻缘。就像在他们一起生活了40年后,艾尔莎去世时,阿拉贡在他们公寓悬挂的艾尔莎的巨幅照片后写下的:我的小姑娘,不管是好、是歹、是风、是雨,我们的书会把我们捆在一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