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8月《花溪》[言情篇]恋爱A计划  

2007-07-20 15:13:07|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情篇]

我只能摇头,一点一点地摇,那颗自私的、虚荣的、幼稚的心,逐渐地分崩离析。我望着她貌美如花的笑脸,知道我终于失去了那颗璀璨的孩子般的心。

 

恋爱A计划

文/微凉

 

【张大华是我的心上人】

迄今为止,张大华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从事科学研究这种纯理性职业的男性。事实上,我相当迷恋这种智慧型男人。

和他说话很有意思。他总是习惯性弯起中指,然后用突起的骨节当当当地敲击任何木质的物体。例如桌面、黑板、戒尺、家具、窗台、楼梯扶手,甚至街道两旁高大的树木。

这个习惯使得他用来敲击物体的那个骨节格外凸出,像是披着一层厚厚的鳞状甲壳。也使得他与别人的整个谈话都沉浸在一种急促的节奏感当中。你会感觉在他面前你是奔跑的、跳跃的,反正不呈现匀速直线运动的轨迹。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睁得很大,会直勾勾地盯着你。有时候十五秒眨一下眼,有时候二十五秒眨一下。这样缓慢的频率,会带给人们一种错觉,就是张大华先生总是全神贯注明察秋毫的。那么你在他的面前,自然会丧失说谎、狡辩、虚构、夸大的勇气。他就是一部活的测谎仪。

所以我们之间的对话,会自动过滤掉试探、伪装、吹牛等没有必要存在的修饰垃圾,自然而然地呈现出一种真实的坦荡的问答题式的模样。

这让我感觉很舒服,一点也不亚于同一位赏心悦目的帅哥一起吃饭聊天而产生的愉悦快感。

当然,如果张大华先生能再好看上那么一点点,相信会有更多像我这样的美少女愿意和他促膝长谈。

张大华先生少年时期得过斑秃症,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疗,于是整个脑袋像是一块用到残破的劣质地毯。还有左脸颊颧骨附近,三块一元圆硬币大小的褐色斑块,据说是一次试验失败后的附属品。如果不是这样,他还是可以被归纳进看起来很顺眼的那一类的。

可见,这个世间是到处充满遗憾的。所以,张大华聪明绝顶却无女友。

而我纵然心急如焚却也束手无策。因为,张大华是我的教授,也是即将带我们的研究生导师。在考研这个神经紧张的节骨眼上毛遂自荐,无疑会被扣上“动机不纯”的大帽子,玷污我内心神圣而庄严的爱情。

 

【蔡渺渺知道了我的秘密】

许多人对于我奇怪的眼光表示了相当大的质疑。蔡渺渺就是其中反应最强烈的一位!

蔡渺渺是我大学四年的好友。这四年里我们同吃同睡同游同乐,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她那点恋爱史,无论是单恋、暗恋、畸恋(大三那一年,蔡渺渺同学爱上一位大一的小弟弟,闹了一场人尽皆知的姐弟恋,最后以泪洒校园告终),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同样,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有点芝麻大的情况也要及时汇报给她,否则就要以“有异性没人性”啦、“不够义气”啦、“不拿我当朋友”啦、“绝交”啦这类的词语对我进行心灵上的伤害。

所以,某一天夜晚,我们两个头挨着头、肩并着肩躺在宿舍的一张床上时,蔡渺渺突然说,最近的男生都好无趣啊,一个抢眼的都没有,生活像白开水,真的好无聊啊。

我就在被窝里小心翼翼地说,哎,我觉得那个张大华很不错哦。

她立刻转过头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住我说,哪里不错,我怎么没看出来?

呃,就是感觉不错啊。感觉嘛,你知道的,这东西一时还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我扮纯情的冥思苦想状。

切!蔡渺渺很不屑地用鼻子哼我,随后立刻显现出优等生的高智商来。她警醒地拍一下我的脸,我说陈二,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他啊。

我不知道啊。我心虚地闭上眼。

蔡渺渺果然是烈性子。她像一锅沸腾的开水一样嚯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尖叫,天哪,你的头大概被猪啃了吧。他可是秃头啊!

我争辩,哪有,顶多是发际线高一点。原本还算洪亮的声音逐渐在蔡渺渺同学刻薄的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软了下来,好啦好啦,谢顶而已啦!

蔡渺渺指着我说,喂,你知道什么是谢顶吗?谢顶就是头发提前谢幕了!最后还不是个秃子!

就算是秃子又怎么样?我在蔡渺渺的淫威下小声嘟囔,谁也没有规定爱情里不准出现秃子、矮子、胖子!

对!你说的没错!蔡渺渺接过话,张大华不仅仅是秃头,还是小矮子、大胖子!你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她冲我翻翻白眼,甩了一句狠话——陈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自己选吧。

然后毫不客气地一脚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怪里怪气地说,我实在没有办法和欣赏水平如此低下的人一起睡觉!

 

【小爸爸】

从那天起,蔡渺渺看我的眼神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有时我乐滋滋地给她显摆我从小店里淘回来的宝贝,她的兴奋点明显地比以前有所降低。要是以前,她肯定会二话不说地扑上来,搂住我的脖子叫,在哪买的?哇,真不错啊。接着手掌一伸,笑眯眯地说,送给我吧!

可是现在,她只是懒懒地扫一眼,然后说,连张大华那样的人都能看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你觉得不好看的!

张大华渐渐成了一个语言的固定格式:

——张大华你都能看上,没什么大惊小怪啊。

——张大华你都喜欢,还有什么你不喜欢?

——张大华你都觉得很不错,你性格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哎。

…… ……

我很受打击。难道他真的有那么差吗?难道秃头肥胖矮小有什么罪过吗?难道他聪明的额头敏捷的思维祥和的表情就不能吸引人了吗?

祥和?蔡渺渺又怪叫起来,你以为是庙堂供奉的佛爷或是安乐椅中躺着的老爷爷吗?拜托了陈二,你是不是有恋父情结啊!

我诚恳地告诉她,绝对没有,我爸爸英俊高大幽默风趣,绝对和张大华不是一个style的。

那为什么?蔡渺渺翻白眼,补充道,我是指你爱上那个秃子。

谢顶而已。我纠正,然后侧着脑袋想了想,其实他的优点很多啊,例如……

算了。蔡渺渺打断我的话,他有什么优点我一点也不关心。我只是不希望我最好的朋友有一天后悔。

我跑上去挽住她的胳膊,像一只邀宠的小狗拿脸蹭蹭她的脸,不会啦。

上一次你喜欢学校茶座那个摇滚歌手的时候也口口声声说不会的。可是最后是谁流着眼泪让我安慰的?蔡渺渺伸出指头戳我的头,你呀,笨蛋!怎么就不会吃一堑长一智呢?为什么永远都爱上不靠谱的人呢?

蔡渺渺几乎声泪俱下,他的年纪都快当你爸爸了。

我小声地更正,顶多是个小爸爸。

 

【课堂上的呼噜事件】

在这件事情上,蔡渺渺说我很不上道而且特死皮赖脸,枉费了她的一番苦心。然后像总结似的很不负责任地说,都是被张大华带坏了。

我在心里反驳,一天24小时里我有23个半小时是和你在一起,谁的影响能大过你啊。

不过,这句话也只是在心里随便念叨一下,并没有说出口。我怕我说出来,蔡渺渺会彻底伤心。

我舍不得蔡渺渺难过,就像也舍不得张大华难过一样。他们在我心里,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不分伯仲。

所以蔡渺渺诬蔑张大华的时候我挺生气,但在课堂上张大华绷着脸教训蔡渺渺的时候我一样很生气。

大概是受到我的事情的影响,蔡渺渺对张大华的不满日渐增长。终于有一天,蔡渺渺公然趴在课桌上睡觉,还小小地打起了呼噜。

她其实并不是总打呼噜,十天里也就七八个晚上会打。她说这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的关系。

这点我能理解,因为她最近为我的事总是忧心忡忡。可张大华不理解,他说蔡渺渺你真放肆,居然坐在第一排还敢睡觉,睡觉就睡觉了还敢打呼噜,简直是目无尊长!

蔡渺渺委屈地辩解,谁让您讲课实在是太闷了啊。我坐第一排是想认真听课的,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也没办法啊。

教室里一片哄笑声。

张大华气结,他指着教室门说,你走吧,以后都不用上我这堂乏味又无聊的课了。

蔡渺渺瘪瘪嘴,一副要哭的神情,教授,您不要歪曲我的意思。我是说闷,并没有说乏味无聊啊。

你虽然没有这么说,但你的意思就是这样。

哪有,蔡渺渺无奈地摊开手,中国语言博大精深,一字多音、一字多义的现象本来就够多了,如果再加上您丰富的联想,那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做学生的还怎么说话啊。

底下的学生立刻凑着热闹鼓起掌来。

那你上课睡觉还打呼噜又怎么说,是学生应该做的吗?张大华有点气极败坏的样子,三枚硬币在脸上变得活灵活现——看得我真揪心,生怕一不小心就从颧骨处滚下来。

这我承认,睡觉打呼噜的确有损当代大学生的形象。蔡渺渺谦虚地说,可是人睡着了怎么能控制得住呢?张老师,您能保证您睡觉一次呼噜都不打吗?

看得出来张大华是气坏了。在他33岁的人生中大概从没有遇到蔡渺渺这么理直气壮无所畏惧的姑娘;又或者,在他33岁的人生里,还没有几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同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说过这么多话。

他拿书的手微微地抖动,到底是因为恼怒还是因为尴尬,或者窃喜?我神情恍惚地想,然后看着蔡渺渺慢慢走出教室的背影突然心生嫉妒——

我还从没有和张大华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过与物理无关的话呢。

 

【一臂之力】

下课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对蔡渺渺表达了我对她的羡慕之情。她伸手狠狠地在我胳膊上拍了一下。然后说,陈二你真是个白痴,那么没有品的男人你也会看得上。

我说渺渺你还要怎样,你潇洒地昂着头走后把窝囊都留给了他,七八十个学生坐在那捂着嘴笑,你还想怎样啊?

蔡渺渺扑哧乐了。她说是啊,估计气得够呛。

手都在抖呢。我担忧地叹气,真怕有个三长两短。

得了吧。蔡渺渺终于又用胳膊搂住了我,亲热地说,走,吃饭去。

在路上,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你和张大华闹别扭会不会影响你考研的成绩啊?哎,你真是太冲动了。

事情都发生了就少在那里念了。蔡渺渺一副看得开的样子,扭过脸看我,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我?什么意思?

你去搞定他,我不就能顺利过关?蔡渺渺笑得很诡异,这点小忙你不会不帮吧。

我说,蔡渺渺你这人变化怎么这么快啊,前几天不是还很讨厌他吗?现在为了自己不惜出卖我啊!

怎么是出卖,如果你不喜欢他而我硬要你去,那是自私出卖朋友没错,可是现在是你根本就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我只是从原先“棒打鸳鸯”的角色中退了出来,化身月老而已,成人之美可是做好事,值得表彰!

我哀号,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蔡渺渺却颇动情地开始唱歌: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

然后使劲拍拍我的肩,说,放心吧,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恋爱A计划”好丢脸】

从那以后,蔡渺渺开始为我量身打造追求方案,还美其名曰为“恋爱计划”。我听后差点吐血。

这个名字也太那个了吧。我皱着眉头说。

“那个”怎么了?就因为“那个”才能成功。你放眼望望,满校园牵手溜达的、小树底下接吻的,哪一个不“那个”啊。蔡渺渺像是说绕口令,听得我头昏脑涨。

来。蔡渺渺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然后递给我一个本子,对我说,目前“恋爱计划”已经有一个方案了,你先过过目。合适了咱就开始;不行我再琢磨B计划、C计划……反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A计划?我迟疑地打开本子,笑她,你把这份心思放在功课上,考研肯定能过。

绿色的硬壳笔记本,第一页上赫然写着“恋爱A计划”——

1.制造机会,让他对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制造意外,并能强烈吸引眼球的事情,如:忽然晕倒在他面前,或假装无意撞翻他手里的资料,或被他撞倒假意扭伤请他搀扶你……总之,想办法博位出镜,让他对你有印象。

2.在有了第一印象的基础上再进行巩固。频繁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慢慢占领他的生活领域,让他习惯你的出现,甚至你的关心。例如,永占课堂第一排正中位置,黑板写满了第一时间冲上去擦掉;或经常去办公室问问题,问题要有难度深度,让他感觉到你的与众不同;或每天偷偷在他的抽屉里放一种零食,提早泡好茶也可以。当他有一天离不开你的隐秘关爱时,就成功了一半了。

3.  适当地流露出你对他的好感(这条的关键在于火候:痕迹过轻他感觉不到,痕迹过重容易排斥),牢记“距离产生美”理论,灵活运用“欲擒故纵”战略,有目标地吊他的胃口。

4.时机成熟,大胆表白。俗话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纱破不破,全在于你用什么戳,怎么戳。所以,确认他对你有意思后,就大胆地伸出你的指头吧。

附加:张大华,年龄33岁,无老婆、无孩子,目前单身,无后顾之忧,欢迎有志女青年踊跃追求。

…… ……

我彻底无语了。

我说蔡渺渺,你这都是什么呀。然后把本子扔给她,太丢人了,不要!

蔡渺渺说,我可是在帮你啊,你别后悔。

不后悔!我在心里默默下决定,任你蔡渺渺舌灿莲花如何游说,我都不要女——追——男!

 

【A计划第一条】

我说蔡渺渺我怎么这么紧张啊,好像做贼一样。

蔡渺渺安慰我,没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紧张啊紧张就习惯了。

没错,现在是周一的早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曾经赌咒发誓的我,仍然没出息地跟随着蔡渺渺潜伏在张大华的宿舍楼前。

此刻我心跳得好快,手掌都在冒汗。我使劲地盯着前面那栋小小的黄楼。要知道,经过蔡渺渺的精心测试,再过5分钟,张大华就会从里面走出来。然后,我就要按计划赶紧跑上去,故意假摔在他的面前。

躺下的时候最好能向右侧卧,你的左脸比较好看。蔡渺渺肯定地指点。

天哪,哪顾得了那么多?我怕我腿脚软得连步子都迈不出去!

嘘——出来了。蔡渺渺急切地说,表情里有看好戏的兴奋。

我顺着她的声音望去。果然,张大华出现在楼门口,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光洁的大额头迎着清晨的阳光熠熠生辉。

快!蔡渺渺推我一把,我踉踉跄跄地从拐角处跌出去。好吧,闭上眼睛冲过去就对了,不过是摔跤嘛,怕什么,我每隔几天不都要摔上一次?我深深呼吸,快步走上去。

就在这时,张大华却突然停住脚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又钻进黄色小楼。我扑了个空,傻傻地站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

蔡渺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没关系,下次一定成功!

我沮丧地说,我好容易鼓起的勇气哪……

我知道我知道,蔡渺渺叹口气,好事多磨嘛。她捋捋前额落下的头发,抬头看天,一副悠闲表情。

蔡渺渺——楼上忽然有人叫。

哎——蔡渺渺下意识答应,然后抬眼望去,是张大华。此刻正将头连同半个身体从窗口中探出来。

快走!蔡渺渺一把拉住我,径直朝前面走去。

喂,蔡渺渺,蔡渺渺!后面的叫喊声犹自不断。

我纳闷地看看身边皱着眉头的蔡渺渺,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张大华看来对你的印象还挺深的啊。

你胡说什么。蔡渺渺的脸腾地红了。

 

【真的很有意思了】

出师不利。

蔡渺渺决定临时更改策略。她说爱情小说里女主角暗恋男主角,都会死守在他身边默默地为他做一些事情。比如篮球赛上组织拉拉队的拉标语啦,默默把他的脏衣服抱去洗干净啦,每天为他在饭堂排队买他最爱的菜式啦,他伤心难过的时候留在他身边为他擦眼泪啦……陈二,你也可以这样做!

我丢个大大的白眼给她,拜托,那是男主角已经允许女主角出现在他的身边的前提下啊,现在张大华还不知道我哩,怎么“默默”啊!再说,张大华又矮又胖,哪有机会打篮球?他的宿舍每天都上锁,难道要我把门砸烂冲进去洗衣服?还有,他是教授啊,万一每天都要吃糖醋小排,我把学费也垫上?另外,你不觉得擦眼泪的情节好老套,我怕刚伸出手就被告性骚扰啊。

蔡渺渺说,你还不是一般的笨,我只是举个例子,打个比方。谁也没真让你去洗衣擦眼泪啊,你可以做别的啊,反正要迂回地让他的身边充满你的影子。

迂回地让影子充满他的世界?为什么随着情节发展,浪漫的爱情片变成恐怖的鬼片?

我单纯的头脑里还没能意识到危机,只是按照蔡渺渺的计划一步一步接近我徒劳的爱情。

过了几天,蔡渺渺不知从哪找来一大丛花。

之所以要用“丛”来计量,实在是因为花太多了,搁在宿舍的桌子上黄澄澄的一大片。灿烂得让人眼晕。

我凑过去使劲地用鼻子吸。然后问她,你从哪弄来的?好漂亮啊!

蔡渺渺摆个神秘的表情说,秘密。然后顺手抽出一束,喏,你以后每天在张大华的办公桌上摆这么一束,等这些送完的时候,你不找他,他也会来找你了。

你疯了啊。我差点跳起来,好丢人啊。让别的老师看到可怎么办,让别的同学看到可怎么办。我在宿舍里走来走去,不可以,我做不到。反正我也没那么喜欢他了,大不了就这样,留点遗憾青春才值得回味啊。

蔡渺渺追在我后面耐心地劝,别这样了,真的很有意思啊。你试试看啊。

我差点摔倒。蔡渺渺之所以对这件事无比上心的原因就在于“真的很有意思啊”。

 

【演变成全校皆知的秘密】

经过蔡渺渺的不懈努力和我的据理力争,我们终于达成协议。那就是:花由蔡渺渺送,名由我来担。

这样,蔡渺渺开始每天早起至少一小时,然后赶在师生到达前,把花摆在张大华的桌子上。

当然,出于姐妹情意,我则站在楼梯口把风。

就这样,不过三四天的时间,已经可以从张大华素来沉闷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例如,新修了头发、脱掉老旧外套,换上新衫,左边一颗破损的牙齿也补上了,讲课的时候清楚许多,总之,就是一副旧貌换新颜的感觉,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

蔡渺渺趁他背过身写板书的时候与我耳语,看到没,恋爱特征一:注重仪表。

这时,张大华转过身开始提问。点名的时候表情非常和善,嘴角一直挂着亲和的温暖的笑容。

蔡渺渺又说,恋爱特征二:与人为善。

那第三是什么?我好奇地问。

蔡渺渺!张大华忽然直指我身边的人,然后敲敲黑板,你上来做这道题。

特征三就是,憎恨所有他得不到的美少女。离开座位的蔡渺渺撂下这句话。

我几乎笑倒在桌子上。

直到那时,我仍旧以为张大华与蔡渺渺之间是水火不容的。

送花的第二个星期,学校里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满校园的师生都在谈论这个话题。我一时有些担心。没有料到张大华居然有这样的关注度。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着一场好戏或恶作剧是如何收尾的。其中大部分的人觉得这不过是他哗众取宠自编自导的一次炒作。

炒作?我有必要吗?一次我“偶然”路过他办公室时,听到张大华这样对校长说。

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件事情必须结束!校长的话斩钉截铁。背对着门的身影在接近黄昏的阳光下形成一片阴影,像是晴朗天空中忽然飘过的乌云。

 

【一切如同抛垃圾】

这样的惊涛骇浪是我和蔡渺渺都没有想到的。我们守着桌子上摊着的渐渐枯萎的黄色的花皱着眉互相傻看。

怎么办?我哭丧着脸说,还要不要继续啊?

你傻啊,没有看到教学楼现在每天灯火通明。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等着我们自投罗网。怎么再送?

那就这样不了了之吧。

张大华怎么办?蔡渺渺说,那样人人都会以为根本没有送花的人,一切不过是他自己搞的鬼。

管不了了。我嚷嚷,你没有看到校长的脸有多臭呢。我怕不只你的研究生泡汤,连带着我的一起没戏。还有啊,桌上的这些花你赶紧毁尸灭迹了,千万别让人抓到把柄!我站起来像逃似的站在离桌子远一些的地方。

蔡渺渺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没再说话,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趴在窗户上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叫出她的名字。看着她渐行渐远,我忽然觉得,她就这样走出我的世界了。

忽然想哭。

晚上的时候,我把所有的黄色的花全部裹在报纸里,然后用塑料袋扎起来。女生楼下的垃圾桶是不能扔的,万一被人翻出来,很有可能怀疑到我这里。

我在校园里一个人逛来逛去,手里提着黑色的塑胶袋,像是一个在夜幕掩蔽下畏罪潜逃的罪犯,心里惴惴不安。

最后,我决定还是将它扔到教职工宿舍下的垃圾桶里吧。既然连校长都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恶作剧,那么就按照大多数人的意愿,以恶作剧的方式结尾吧。

我怀着这样或单纯、或邪恶的想法,一甩手,将那包黄色的明媚的小花,彻底扔掉了。

 

【谣言的传播流程】

回到宿舍,蔡渺渺端坐在桌前等我。她指着空空的桌子说你扔了?

我摇头晃脑地说,现在没事了。我们要做的只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她看着我,慢慢地说,那张大华呢?他怎么办?

我说,就当是玩笑吧。

这就是你的爱情?

好啦,我笑,现在还说什么爱情,前途比较重要。再说了,蔡渺渺你不是说过他又秃又矮又胖要不得吗?那就重回原点,权当我听了你的,再不要提这件事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告诉她我把花扔在张大华楼下的事情,我觉得说了只会让蔡渺渺看我的古怪眼神更加古怪。也是第一次,我和蔡渺渺之间,居然有了不能说出口的话。

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我做得不对。张大华与我们相比,他是大人,有接受残酷现实的坚强心理。而我们,面对升学、面对父母,脆弱得不堪一击。

后来,果然有好事的人挖出了那一包花。大家像是寻到了旷世奇宝,兴奋地散布消息。

“每天摆在办公室的花竟然在张大华楼下的垃圾桶里发现!”——“什么?每天摆在办公室的花真的是张大华自己给自己的?”——“张大华还侵犯过女学生?为什么学校允许这样的人教课?”……

谣言愈演愈烈。张大华有口难辩,每日低着头在校园里默默地走。再不会对着迎面而来的学生笑眯眯地说,你好啊,记得吃早饭。

我很难过,但在难过里仍然有一丝侥幸。幸好不是我,否则,我该怎么有勇气继续走在校园里呢?

我仍旧每天和蔡渺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看书。只是我们都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究竟谁是病人】

一天,   我们刚打完饭,就听见砰的一声,清脆极了。

回头一看,是张大华。他正佝偻着背在地上捡落地的饭盒。一位女学生和男学生站在他的面前高傲地昂着头。

原来是擦肩而过的时候张大华无意地碰到女生。女生立刻尖叫起来,然后站在身边的男生英雄救美,一把打落了张大华手里“惹事”的饭盒。

我们看到,张大华在周围人冷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中弓着背反复地说,是不小心的,不小心的,不小心的……

身边熟悉的人说,他说不小心谁会相信啊!

我鼻子一酸,但表面仍然笑着,呵呵,呵呵。

这时,蔡渺渺挣脱我的手,扭头跑出饭堂。

那一天下午,蔡渺渺都躲在宿舍里哭。我怎么劝她她也不听,只是望着天花板汹涌地流眼泪。

再后来,我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屋内乌黑一片。我张开嘴想叫蔡渺渺的名字,却发现嗓子疼得要命,像是有小孩的手在里面软软地挠着。我挣扎着爬起来,扭开灯发现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蔡渺渺的床上被子还半摊着。

我披着衣服坐在床上仍然瑟瑟发抖,我想,我可能是生病了。然后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我失去了那颗孩子的心】

等我再睁开眼,周围是一片萧瑟的白,白墙、白床、白被子、白枕头,连走来走去的人也是白色的。

我怎么会进了医院呢?我正在纳闷。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的额头上。

我偏了偏头,就看见蔡渺渺,正对着我笑。

我问她,我生病了吗?

她点点头,说已经是第三天了,是急性肺炎。

她又问我,想吃水果吗?

我点点头。看着她坐在一边悠闲地给我削苹果。然后听她说,我去校长那里了。

啊?

嗯,她笑眯眯地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张大华了。他真是个好人。蔡渺渺说,他知道是我送的花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还帮我在校长那里开脱。真让人感动。

她问我,陈二,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我看着她的眼睛亮晶晶,像是有美丽星辰坠入。那一刻,我知道我永远也比不上蔡渺渺了。她的善良、她的勇气,都让我自惭形秽。

我只能摇头,一点一点地摇,那颗自私的、虚荣的、幼稚的心,逐渐地分崩离析。我望着她貌美如花的笑脸,知道我终于失去了那颗璀璨的孩子般的心。

蔡渺渺羞赧地低着头说,那把你的喜欢交给我好吗,让我替你好好地爱他。

可是他秃头、矮小、胖硕啊?

没有关系。蔡渺渺眨眨眼睛,谁也没有规定爱情里不准出现秃子、矮子、胖子啊。再说,他真的有很多的优点!

 

我躺在床上突然恍惚,我真的只病了三天吗?为什么好像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许多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都已经匆匆过去……

阅读更多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