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07年10月《花溪》【言情篇】你欠我的  

2007-09-28 11:52:35|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宁子

 早过了青涩的年纪,正是因为常常有心疼的感觉,唐棠才很清楚地分辨出了对童林的感情。年少一些时候的爱,占有的成分多一些,而成熟以后知道,说穿了,爱的感觉不过就是心疼。

 

一、对他的爱,是从心疼开始的

童林的后院起火了。

唐棠不是在童林的脸上看出来的,而是李若在短信里对她说的。

唐棠看着那条信息,再抬头看童林眉头微锁的面容,心里忽然一阵慌乱。唐棠想,怎么会慌乱呢?这种境况下的自己应该是窃喜的,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唐棠觊觎童林好长时间了,一直都找不到最后的突破口,现在出了这种状况,真是有理由趁虚而入的……

但这个想法只在唐棠脑子里转了一圈就消失了,或者不过是一瞬间的冲动。再抬头看童林,发现他有些走神了,旁边一个同事发言,他却在低头发信息。

认识两年多,从来没有见过童林这样。再用心一些可以看到神情里的疲惫,这让唐棠有些心疼,而这种心疼的感觉,迅速地就占了上风。

早过了青涩的年纪,正是因为常常有心疼的感觉,唐棠才很清楚地分辨出了对童林的感情。年少一些时候的爱,占有的成分多一些,而成熟以后知道,说穿了,爱的感觉不过就是心疼。

对童林的爱是从心疼开始的。

事实上,童林不是唐棠直觉里会去爱的那种男子。童林的面容过于温和,笑容甚至有些羞涩,不多言,眼睛太大,还有很夸张的长睫毛。唐棠自小就喜欢面容锋利、思维敏捷的男人,眼睛不要太大,眼神不要太温柔。

童林不是唐棠的直接上司,还要更高一级。童林是报社副总,分管副刊。

省里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千名的员工,虽是副刊,童林手中的权力也相当可观。但有过几次接触后,唐棠发现童林和一般的副总有区别,有几次她留下加班,离开的时候,看到童林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副刊的每篇文章,童林都会认真做出评论,不用怀疑,全部认真看过。就是他对工作的那种亲力亲为的付出,让唐棠有些说不出的心疼。

后来有一次,几个同事以加班为借口,撺掇童林请客,也是摸透了他没架子好说话。果然电话打过去,童林就痛快地应允了。

一行人朝不远的酒店走去的途中,碰到一个乞讨的老人。同事见惯不怪地擦身而过,只有童林,停下来,从兜里取了张纸币递过去,看出老人要过马路,就一只手搭了老人肮脏的衣袖搀了过来。很自然地做完这些事,继续沉默地朝前走……

唐棠对童林的心疼又多了一层。人情冷暖看得也多了,这一幕落在唐棠眼里,深冬的黄昏莫名地就多了一分暖意。

温暖,是每个漂泊在异地的女子都想要的。唐棠并不例外。

 

二、他给的温暖,与爱无关

后来唐棠顺利过了试用期,童林找她例行谈话,本是应该做一些严格要求,说出来的话,却都很温和,问她在这里生活是否习惯,又问,房子租在哪里……童林知道她是外地的,但问到那么细致,唐棠还是有些意外。一问一答,随意地,唐棠说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童林怔了怔,说,那么远。

是啊,唐棠笑笑。

童林忽然沉默,片刻才说,我有个朋友的房子在附近,只是大一些,你可以找两个女孩子合租,价钱不会太高。

轮到唐棠有些发愣,换过几次工作,这样的事她还不曾碰到。道了谢,想不出童林的意图。可过了些天,童林又打内线电话问她要不要那套房子。唐棠才知道他是认真的。

几天后,唐棠找了合住的伙伴搬过去。很好的小区,房子也合意,有暖气和天然气,离报社不远,不过几分钟的路程。

唐棠心里充满感激,过去谢童林,他只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说,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真的不容易。

这句话,唐棠又做了些延伸,也不由地想,是一个中年男人对年轻女孩惯用的伎俩吧,从爱护开始,以私欲收尾。且看他下一步做何打算?

唐棠有理由想这些,她是个年轻貌美且聪慧的女子,在社会上闯荡了两三年,形形色色的男人都碰过,渐渐就悟出些门道来。自然不会再慌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样的事,唐棠还是应付得了。

却没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童林没有再对唐棠说过任何话,除了工作中的见面,一个眼神的暗示都再没有过。后来得知,童林也这样帮过其他的外地员工,无论男女。而且,在这个上千人的大报社里,样貌出众、身份也算上乘的男子童林,竟没有任何绯闻。这一点,熟悉以后,副刊部的前辈们说起来,都是有口皆碑的。

也就是说,童林是个好男人,在这样一个婚外情泛滥的年代,有着优越条件的他,倒是洁身自好。

唐棠已经知道好男人的珍贵。童林就这样,一点点入了唐棠的心。在一次唐棠负责的情感倾诉栏目里,旁敲侧击,她开始表露自己的心思。因为他给的温暖,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让他知道,她想要什么。

 

三、就这样在她心里越扎越深

童林习惯审阅最后的定稿,心底那样聪慧的男子,不会察觉不到其中的端倪,也并不说什么,微笑批复:不错,刊发。然后签上他的名字,唐棠看到便会心慌的名字。

再无多的话。

唐棠太清楚童林能看懂她想表达或者没有表达的,有时候会碰到一起,隔着一些人,一个眼光闪过去,再收回来,中间有过的交锋,唐棠都很清楚。她始终是想送出什么,童林始终是沉默。

唐棠终于被逼得急了,因为碰上的是童林,才一再含蓄,骨子里本就不是个喜欢遮掩的人。有次就借着同事的婚宴喝了几杯,当场给童林发信息:很喜欢很喜欢你。

然后盯着童林看。

童林的手机振动,显然他感觉到了,从裤兜里拿出,看了一眼,退到旁边去。

很快,唐棠收到童林的信息:知。我会很珍惜。

很诚恳的几个字,唐棠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突破的失望。珍惜有很多含义,唐棠知道童林说的珍惜,是珍藏。那几个字背后的话是:对不起,我知道,但我不能接受,可是,我会珍藏。

唐棠是读了四年文学系出来的,童林却更胜一筹,一直拿到了文学博士的头衔。唐棠一下便明白了,如果用文字来交锋,她一样赢不了。

而童林却说到做到,对唐棠的感情,果然是珍惜,没有透露给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为此对唐棠有任何轻视。相反,更多了些恰当的爱护。会给她留一些她喜欢的绿茶,会对她的版面提出公开的赞赏,会送她音乐票、新书……他不让唐棠感觉到冷落,也不让唐棠走近一步。不让她爱,也让她恨不起来。

童林就这样在唐棠心里越扎越深。两年多的时间,唐棠在自己的感情中行走,心里常常很绝望地知道不会和童林有任何交集的点,却怎么都退不出来。又必须努力掩饰,如果童林也爱,她真是不怕。可是他不,唐棠不想别人知道这是个单恋的故事。感情已经输了一截,再赔上自尊心,唐棠赔不起。

咬牙撑着,压根想不到,会有一天发生这样的事端。

唐棠的目光从童林处收回。他一直在发信息,不管不顾的。唐棠能想出他在发给谁。就把目光躲开了,也完全听不到会议中还有谁在说什么,心思全在手中小小的手机上。

终于忍不住,唐棠又看了一遍信息,心里忽然又有了一点另外的疼,这点疼不关童林,关乎李若。

信息里,李若说:这次,不知为什么,频繁想到和他分手。是太伤心。

李若,是童林的妻。

 

四、世界这样小,原来是你

唐棠并没想到有一天会认识李若并有了来往,李若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不想邂逅的女人,更不要说做朋友。偏偏有时候,一些事情就真的没了常理。

那天唐棠在常去的那家发型工作室等着修剪刘海,头发湿漉漉地包在毛巾里。坐在那里等,随手翻看报纸,旁边一个中年女人探过头来,看另外的一面,很专注。

后来唐棠留意到了,笑笑,把报纸分成两份,递给她一份。女人也笑,说,我喜欢看副刊。唐棠就把自己手里的递给了她。

近40岁的女人了吧,面容依旧姣好,没有化妆,短发,白色的毛衣外套,丝毫没有发胖,很精神,很阳光。

唐棠又留意到,那天的副刊,刚好有自己的一版栏目,是说到中年女人的爱情观。看着旁边的女人,唐棠忽然想,40岁的女人,还会提起爱情这个话题吗?

一愣神的空当,女人又朝她笑笑,说,很喜欢这个女孩的文字。

唐棠探头看,她指的,刚好是自己采写的那版。当下想,奇怪,如何知道是个女孩,而不是同她一样的中年女子。

自然没有问,唐棠不是个好奇的人。显然,对方也不是,只简单往来了两句,就安静地看起报纸来。

一直以来,唐棠心里对这个年龄的女人存有偏见,并一度害怕自己若干年后会步入这个行列,会变得絮叨、琐碎,并开始发胖。眼前的人,倒让她微微心安,觉出一份好来。

然后就各自做了头发离开,走时也没有再招呼。

 

又碰上,是在商场里。唐棠看中一款ADDIDAS的新版休闲裤,让服务生去拿适合的型号时,旁边有人说,同样型号的,帮我也拿一件。

唐棠扭头,就看到了那张姣好的带着笑容的脸。

因为时间不长,彼此都记得对方。

款式很舒适的长裤,配上女人的白毛衣,40岁的女人原来一样可以轻巧如此。唐棠很诚恳地说,好看呢。

然后就各自取了一条,各自结账。依旧没有过多攀谈,笑笑,背对背地离开。

男女间若是有了这样的邂逅,彼此有好感,一定就会想到缘分的问题了。女人之间没有那么敏感,但是到了第三次再碰,唐棠无话可说了。

第三次,报社副刊的一次小范围聚会中,因为事先说了可以携带家属,童林准时到达的时候,唐棠从角落看过去,就看到了旁边那个碰过两次面的女人。

难怪,她晓得自己是个女孩子,难怪会喜欢那份报纸,原来是这样的身份。

显然一些同事认得她,过去打招呼。唐棠低下头去,一时竟是百感交集。心里有点压抑,明明知道童林的背后有着一个不会太差的女人,可亲眼验证了,还是有些难过。难过之后就是无奈,上帝都不让她躲过去,这之前,竟然已经一碰再碰。

躲不过去便不躲,唐棠抬起头,主动走了过去。不想任何人看出蛛丝马迹。尤其是,她。

童林神色平静,介绍自己的妻。李若。

李若忽然就说,呀,原来是你。

唐棠想,是呀,世界就这样小,原来是你。

 

五、这样也不是不好,但这好里,藏有心事

那天,电话号码是李若先要的。唐棠在她那些很随意又很自然的举动里,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幸福。那种幸福是她对一切都很坦然,不怀疑,不防备,不好奇。

这份坦然,是童林给的。

唐棠也不再推拒地把李若的号码存在了手机里。写名字的时候,思维就莫名地停顿了一下,后来,只留下一个字:她。

唐棠也想得出,李若不是个善于客套的人。既然留了电话,必定是为了联系。

果然,李若很快就打了电话过来,并不是喊了逛街,而是约了看电影。

童总,他不去?唐棠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他哪里有空?他一多半时间都在报社。李若的口气里有点怨,但不多,也不矫情,是很自然的那种怨。淡淡的。

唐棠想也是,这个好男人,他对事业的投入的确多了一些。

片子也是唐棠原本想看的,就应允下来了。然后抢着买了票。李若没有说客气的话,倒是个率真的人,很对唐棠的脾气。

电影看下来,一起为某个场面发笑,喜欢同一个角色,一样的观点。忽然就觉得很熟了。

随后自然地一起吃晚饭。唐棠又问到童林。李若笑笑,他,大半时间在外面吃,热爱工作,还好交朋友,却不是个好丈夫呢?!不过,他是个好人,很多事,就不跟他计较了……

说的时候李若一直笑。听出来李若不是不委屈,但宽容也是真的。原来两人竟然是从中学开始的同学,一直到大学,也算青梅竹马,刚刚40岁的年纪,倒已经谈了二十几年的恋爱,做了16年的夫妻,女儿都已经读到高中。

从喜欢上童林开始,唐棠就没有过分的愿望,不过是喜欢,要的是感情,并不想要得更多。可是忽然地,唐棠感觉,仅仅是感情也并不是那么好突破的,虽然并非无坚不摧,也几乎是铜墙铁壁。前前后后二十几年,纵然没有爱也成了亲情。何况,爱加亲情。

唐棠有种说不出的心凉,又只能掩饰着。李若是心无芥蒂的,虽然不像很多同龄的女人那般罗嗦,在投脾气的同性面前,还是会说一些话。这些话,大多围绕女儿和童林。

慢慢,唐棠开始在李若的叙述里,认识到另外的一个童林。比如,喝多酒喜欢笑,喜欢回忆。只穿深颜色的袜子,不喜欢领带,喜欢立领的外套和衬衣,穿衣服的问题上很顽固。每天早上跑步。常常会查字典。不喜欢同一首歌。苛求完美……

但不太说到彼此的感情。不说,唐棠也感觉得出。她太明白,真正坚固的情感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做出来的,是相互之间无需表达的默契。

那晚,反复看着电话号码里那个“她”,唐棠有将要失眠的预感。

 

六、他微笑着,明明白白地将她隔到了对岸

童林自然很快知晓了唐棠和李若的靠近。说,她这个人,喜欢聪明的女孩子。尤其喜欢会写文章的,因为她自己不会,可是她会看。

唐棠就笑。

他也这样唤:她。口气里不无宠爱,唐棠的心微微有些酸。这样的唤轻易就透露出两人的关系,她是他生活里的,是自己的。但唐棠,只是个外人。

李若的邀请,唐棠有时也想拒绝,但一直没有做到。李若完全是无意识无目的的,很单纯地是拿唐棠当做朋友。还会开这样的玩笑,和你这样的女孩子一起,我可以当我也还年轻。

李若,她可以率真到从不掩饰自己的年龄。

唐棠拒绝不掉这样一个人,如同拒绝不掉以这样的方式频繁听到童林的名字。不管多么不想。

再后来,李若开始约唐棠回家吃饭。找借口推了两次,第三次,唐棠不忍心了,应了。买了一束非洲菊过去。

童林的家很简约舒适。客厅的墙壁上挂着巨幅的全家福。女儿很像童林,一样的长睫毛大眼睛,漂亮得不像样。隐约看见卧室,童林和李若年轻时的一张合影。是抓拍的,两个人都在笑,非常的美。

开始看到童林生活中的细碎痕迹。

前两次去,童林都不在。后来一次,童林推掉应酬刻意回去了。三个人坐下来,童林捏捏李若的脸,狡猾的女人,终于找了自己人在单位看着我吧?

你有什么好看的?又老,又没有钱,又不浪漫,我才不担心。

童林的话有心,李若的答无意。唐棠不动声色地笑,心里却有想哭的欲望。

童林,微笑着,自然地、明明白白地将她隔到了对岸。

在李若去盛汤的时候,童林说,她是真的喜欢你。

唐棠笑,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站起来去洗手间,眼泪在途中就流了下来。很残忍的男人,温柔而残忍,可是他有什么错呢?

再回到桌前,眼泪的痕迹已经处理掉,唐棠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笑。

待到很晚,童林送了唐棠到门边,说,以后周末就来家里吧。

唐棠抬头,童林的眼神很真诚,容不得怀疑。这是他能够给予她的好吧?不是不真,但是有限度、有方式。对唐棠,那种方式快乐并痛苦。

 

七、所有前行的路,都已被他切断

慢慢,和童林,因为李若的关系有了一种让人伤感的近。伤感到,唐棠觉得自己喜欢童林的心,常常会因视线和听觉的潮湿而麻木。可独自的时候又会从麻木中清醒过来。疼痛感也随之会加倍地袭击而来。

在一个阳光晴好的周末,李若坚持拉了唐棠,连同童林外出游玩。去了省内一座因瀑布而出名的山,同行的还有几个他们的朋友。童林介绍唐棠,说,是嘉宝的小阿姨。

嘉宝是童林和李若的女儿。

唐棠知道,再无可能了。所有前行的路,都已被童林切断。除了后退,而这样的一种关系,退都不能彻底。

童林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笔一画在唐棠心里刻着,渐成伤痕。却不能逃避它的疼痛。要常常地见,常常地听,常常温习那种重复的疼。可爱的感觉也许就是如此,谁让你疼,谁就让你欲罢不能。

李若却开始对唐棠有了份感情上的依赖。生活中,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安全的瓶子,李若并不例外。

唐棠开始看到他们婚姻里那些细碎的无奈。每个婚姻里都会有的无奈。原来童林的脾气并不是那么好,有时候会把工作中的压抑带回来,借着一点酒发作。事后当然会道歉,可下次又是难免。另外,童林兄弟姐妹众多,父母在农村居住,这些年,为了家事竭尽全力,又不能在家人中达成默契,难免让李若委屈……

也会有冷战的时候,虽大多以童林的道歉收尾,但那些小分歧,却从来不曾彻底解决过,不过是用多年情感的堡垒来覆盖。

有时候,他很辛苦。在一次争执后,李若同唐棠说,我也是。我们都很辛苦。

那份辛苦,是这个美满婚姻里的瑕疵,但非常清晰。唐棠对婚姻还没有太确定的想象,一直不想过早步入,但是可以了解,因工作关系经常接到倾诉电话,也知道婚姻里,伤了根基的,不见得就是大喜大悲的事。婚姻里的事根本没有大小。

这样的时候,唐棠有点心疼李若,但更多的,是心疼童林。他那么不善表达的一个人,又不能似女人那样撒娇和抵赖,更多的委屈只能担着,要顾着那边的家人,还要顾着这边的妻女。

有一次她知道两个人之间出了问题,试探着问,他只笑笑,一字不答。

他不要她来帮着承担。唐棠感觉到有些恨,恨他一直将她放在不远的对岸。但更多的,还是心疼。摆脱不掉这种心疼,就摆脱不掉对他的情感。唐棠知道自己陷到了绝境里。找不到突破口。

有太多太多的不甘心。那样地不甘心。

李若有时候会抱怨,也曾经在不开心的时候借出差走了几天,但从来没有哪次,说了这样的话:分手。

问题有点严重了,唐棠想。什么时候见童林如此,在例会上发信息不说,忽然站起来拿着电话走到外面去了。眉头一直是皱着的。

唐棠忽然决定,去找李若。

 

八、女人,在失望的时候才会沉默

事情的经过,唐棠有些瞠目结舌。

童林的母亲身体不太好,过来住院;兄弟姐妹中,又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李若在单位刚好又有点不开心,回来,说了几句怨怼的话。按平常,童林会解释解释算了,结果为母亲的病着急,声音就高了起来。后来觉得有点过分,去哄李若,李若气头上去推他,手掌甩到了童林脸上,童林抬手回了一个耳光……

不可能。唐棠说,抬头看到李若眼睛里涌动的泪水,又把质疑的话咽了回去。

纵然如此,生气可以,不要说这样极端的话。

可是我不生气,我很平静。我想了很长时间,也许我们的婚姻里,百分之九十是幸福,百分之十是伤害。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让这些伤害把幸福掩盖住,可是从开始到现在,这些伤害一直都在,没有减少一点,不论怎么掩盖,过段时间都会重新发芽。周而复始。我不怕有新的伤害出现,可是始终是重复,始终都是……童林是个好人,因为他的好,我一直在承担本来应该由他承担的家庭责任。可是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

李若不再说。唐棠又如何不懂。

几天了?片刻,唐棠问。

三天。

童总……

我没有回家,我没有见他。没有接他电话,没有,回他信息。

唐棠忽然有种轻微的窒息感,分辨得出,这种感觉是由心疼引发。童林焦虑的眼神忽然在眼前闪了一下。

这么多年的感情……唐棠喃喃说。

这么多年的感情是对是错?李若喃喃地说。

两个人忽然沉默了。

然后一起吃了顿饭,中间,唐棠想了想,发信息给童林,说,我和她在一起。别着急,会过去。

童林竟然很快回了信息,好的。棠,谢谢你。

他叫她棠,没有拒绝她的参与。他是真的无助了吧?

李若始终是沉默,忽然地,眼睛会潮湿,转头去擦,但不说话。唐棠了解女人,她们在失望的时候才会沉默。

李若,她真的失望了吗?

饭后,李若依旧决定去朋友那里,唐棠想想,说,这两天,我是一个人,不如,你过去我那里,好吗?

李若顿了片刻,点了点头。

朝外走的时候,唐棠又发一条信息,她在我那里。照顾好自己。

童林又飞快回过来,好。

似乎是微微放下心的感觉。

那天晚上,唐棠和李若躺在一张床上,找了话题来说。李若拒绝提到童林,唐棠便不说,这样的时候,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但睡前,唐棠这样说,不管怎样,你们的婚姻,是我看到的最完美的,这一生,我倾其所有不见得会拥有这样一个婚姻,我不想它发生什么事情。

李若一怔。唐棠转身去睡,掩饰这句话后,心脏有轻微抽搐的那种疼。

 

九、这一次,是她将自己放在了对岸

上班后,唐棠径直敲开童林办公室的门。

面前的男子神情终于憔悴,不说话,给唐棠倒了杯茶,很确定唐棠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别再发信息和打电话。唐棠说,需要时间。

唐棠,谢谢你。

唐棠笑笑,没有应答他的谢。她不想要的,他一直都在给,有什么办法呢?只说,把家里钥匙给我,把嘉宝电话给我。

童林照做了。

唐棠起身离开,走到门前,转回身说,下午,一起回家吃饭。

和嘉宝也算熟悉了,小女孩在李若的授意下,叫她小姨。很乖巧可爱的孩子。童林在生活的处理中是有些笨的,或者是他的好,想不起拿孩子来当“武器”,也是每个婚姻里最有效的武器。

唐棠给嘉宝发了信息。孩子很聪明,很快将意思领悟,给李若发信息说,妈妈,我下午要回家吃饭。

午后,唐棠买了许多菜去童林家。三天的时间,家里凌乱不堪,地板上丢着童林的衬衣和领带,地板一层尘土。

唐棠收拾了家,开始洗菜做饭。时间不长,听到开门的声音,走出去,看到门边一脸诧异的李若。想说什么,唐棠笑笑,再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过,快要崩溃一般。我看到都心疼。

可是……

还是那句话,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两个人说话的空当,嘉宝调皮的小脑袋冒了出来,奇怪地说,妈,小姨,干吗你们开着门说话,我爸呢?

李若一转头,分明是去掩饰泪水的,唐棠呼出一口气。

童林回来,嘉宝扑上去抱住。小孩子不是不敏感,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问,只用行动来表现她的态度和立场。

李若一直回避童林的目光,饭桌上只有嘉宝和唐棠在插科打诨,一个空当,童林夹了一块鱼放进李若的碗中,没有被拒绝。

适当的时候,唐棠找了借口离开。离开之前,将李若拉到阳台上,很坦白地说,我想我还是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他。

李若一愣,眼神有了一些变化。

但是,他始终拒绝,没有给过我任何机会。也许像你说的,婚姻里的瑕疵始终都在,可是一个男人,可以做到这样,我觉得这个人值得你珍惜。我并不是个很差的女孩子,像你说的,漂亮,聪明,又有才气。但我在他那里,始终如死水一潭,找不到出路……

李若握住唐棠的手,我不怪你。

我知道。唐棠说,好好的,你们。也许你离身边的人太近了,有时候看不到他更多的好,可是他真的很好。唐棠拍拍李若的手,转身离开。经过童林,没有回头。

又一年深冬的街头,唐棠漫无目的地行走,心底一片荒芜。对他的心疼终究是多了一些,不忍心看他不快乐。

这一次,是她将自己放在了对岸。

 

十、在残缺和圆满之间,让我破碎,让你圆满

童林看着唐棠,忽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唐棠,我会对你好。

唐棠的手指微微一抖,抬起头来看他。

因为没有人会像你这样做,没有人。

唐棠笑笑,别人会怎样,借机火上浇油,将你们拆散?

但没有人会这样做,唐棠,你本也不必如此,你没有这个义务。而且……

而且,我是那个一直暗恋你的女子。那么,连一个暗恋你的女子都在努力让你们的婚姻更美满更幸福,你自己有什么理由不那么做?唐棠还是笑,你们不幸福,上天都不答应。

依旧笑,眼睛里却忽然充满泪水。这样的过程里,存了多少委屈,唐棠自己知道。

童林的手递过来,递到唐棠脸上,接住了从她眼睛里滚落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然后,童林的掌心慢慢上移,落在了唐棠的发间。再然后,童林将唐棠裹在了怀里。

唐棠,你对我太好,是我太委屈你。

瞬间,唐棠感觉到一种身心的溃散,那么漫长的时间,挨得那么辛苦,想要什么?只想要什么?苦苦地求,不可得。忽然之间出现,却已经不是欣喜。等得太久太艰难,等到已经不再在乎结局,只想快点从辛苦的过程里脱离,现在终于找到了出口。

慢慢地,唐棠离开了童林的怀抱。依旧笑,心里晓得,这样的笑会在童林心里打下烙印。在这一生,印证伤感和怀念。

一直以来,她都渴望用另一种温度和含义在他生命里留下痕迹,渴望能成为他心底的一小处温暖。他却始终拒绝,顽固拒绝。终于,他迫得她最后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成为他生命里的一道伤。

她不会再给他对她好的机会了。在她决定要帮助他的那一刻,就想好了离开。唐棠并不确定自己是否非常了解男人,但是她确定自己了解童林,他的善良终究会成为感情的缺口,他会为心疼唐棠所做的一切而付出感情的回报。他不是能欠债的人。

因为心疼而爱,唐棠如此,童林也会如此。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如果接受,所有一切都会以伤害结束。她和童林,她和李若,童林和李若,终将会伤得体无完肤。这不是她想要的,唐林,在圆满和破碎之间,就让你圆满,让我破碎。

最后一次转身,在笑容消失之前。唐棠已经知道,这场始终充斥着疼痛的爱情里,自己拥有的最好结局,也不过是不被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