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08年03月《花溪》【卷首故事】信件就是我的爱和抒情  

2008-02-19 10:50:41|  分类: 卷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首语]

                    最后的诗

 

                             德斯诺斯

 

 

               我这样频频的梦见你

               梦见我走了这样多的路

               说了这样多的话

               这样的爱着你的影子

               以至于你,再也没有什么给我留下

 

               给我留下的是影子中的影子

               比那影子多过一百倍的影子

               是那将要来到和重新来到的你的

充满阳光的生活中的影子

 

 

                         信件就是我的爱和抒情

 

                                         文/张恩超

 

 

20岁的德斯诺斯刚到巴黎时,如他的文字一样毫无畏惧、无所顾忌,用拳头在生活中四处出击。他打参加诗朗诵的观众的耳光,在电影院前一把把折断观众的雨伞,用菜刀追砍自己的诗人好友艾吕雅……每天都是晚会、诗人、音乐、酒,狂热地渴望荣誉和名声,这几乎是每个年轻人的必由之路。 

  德斯诺斯第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属于天空。

    那个被他称为“星星”频繁出现在他诗歌中的女人叫伊凤娜·乔治,比利时的女歌手。德斯诺斯说:这不是一个女人,这是一团火焰。对伊凤娜之爱,是一段绝望的疯狂的单恋。伊凤娜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德斯诺斯仅仅是德斯诺斯。他的爱,充满悲哀,有时属于虚幻,有时属于现实。他时刻如一个溺水者,而伊凤娜是难以捉摸的神话,在无望的爱中,德斯诺斯生产出了大批令人震惊的抒情诗。这份爱,持续了五六年,直到1930年,33岁的伊凤娜在日内瓦一家医院的结核病床上凄然逝去。

    接替她在德斯诺斯的诗歌中偶像与美神位置的,是属于海洋的、身体上有着美人鱼刺青的瑶基,他称呼她为我的小美人鱼。德斯诺斯认识瑶基时,瑶基已经成了日本画家藤田的夫人。瑶基·藤田在一个酒吧喝酒,邻桌的德斯诺斯把一只用草编织的蜘蛛放在她的桌子上,洒了一滴水后,蜘蛛的脚就动起来了。

    瑶基对德斯诺斯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觉得他粗鲁又幼稚。在随后的两年中,深爱瑶基,经常到藤田家作客的德斯诺斯才被瑶基所接受。瑶基幻想着同时拥有藤田和德斯诺斯,但是有一天,藤田说下楼去买盒烟,就再也没上楼,带着一个新认识的女模特私奔了。

    德斯诺斯和瑶基结婚了,他马上与那些疯狂伙伴们宣布决裂。从1936年起,他强迫自己每天都写一首诗,更多的诗写给孩子。二战爆发后,德斯诺斯勇敢地选择了参加反法西斯战争。1944年2月,纳粹逮捕了德斯诺斯。爱伦堡在《人岁月生活》中曾记录下德斯诺斯这一刻的尊严。一个年轻的德国军官命令德斯诺斯摘下眼镜,德斯诺斯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便说:“我和您的年纪不同。我不愿挨耳光——您用拳头打吧……”

集中营的岁月,他靠给瑶基写信抵挡黑暗与残忍,他在一封信中写到:我们的回忆会装饰我们的生命至少30年,我想要回到年轻的时候,回到你身边,满怀着爱和力量。我希望信件就代表着我们生命的延续,我的爱和抒情。

    1945年5月,法国诗人德斯诺斯在纳粹集中营里给他的妻子瑶基写下了自己的绝唱《最后的诗》。一个月后,德斯诺斯在伤寒中孤独去世,他的骨灰先被运到布拉格,随即运到法国。

   诗人艾吕雅在迎接他的骨灰回归时,评价他说:他毫不犹疑地奔向爱情,奔向生活,奔向死亡,他是我们民族的回头浪子。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