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08年09月《花溪》[言情篇] 再来一次  

2008-08-27 15:25:05|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情篇]

Pink想起了这些,想起了Piero在游戏里的老婆亦成为他现实中的女友,她忽然觉得一切变得荒谬。虚拟世界里的感情亦和现实生活中一样,任何两个人的开始如果都那么轻易,就会显得不够珍贵。

谁都可以轻佻地制造出暧昧,但这些绝对不会是美好。

再来一次

文/林大雪

公司8周年酒会,林喜凉穿了一件粉色小礼服,修身小短装,曲线毕露。男同事吹口哨,只有Piero皱眉:“好端端的装扮,怎么还搭着这只巨大的棉布包?”

林喜凉眨眼睛:“大包有安全感。”

Piero一怔,忽又觉得这个进公司才半年多的姑娘,似一位旧识。

(一)

Piero还记得林喜凉面试那天,也是背着一只巨大的包。8月,林喜凉穿小碎花的裙子,脚上是一双开着花的平底凉拖,推门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有阳光的痕迹,不施脂粉,一副青春无敌的样子。看看简历,却是27岁。

这个门户网站下的网游开发组,鲜有女性来应聘。林喜凉面试时却对答如流,对公司开发的几款网游都非常熟悉。Piero作为主考官发问:“这份工作常常需要你一天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你的那些漂亮裙子会少了很多招摇的机会,你确信你能接受?”

林喜凉咧着嘴笑:“我以前就在纸媒做编辑,记者出去打拼,我在电脑前奋战,早就习惯。你就是论坛上那个红人Piero?”

Piero挑挑眉,又说:“文案策划薪水不高,来应聘的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新人月薪不过2000元出头,只够买你手上这只包。”

林喜凉还是笑:“这只Y3?假的。”

成为同事后便知道,林喜凉的Y3不会是假的。她的一只简单透明咖啡杯是商场里最贵的那个牌子,开着一辆小车来上班。她在办公室里踢掉凉拖盘腿坐在椅子上玩游戏,手里还要点一支烟。她常常穿宽大衣服,像是把自己当小人偶扔进布袋里,但不管穿什么,都会有自己的样子。她工作累了运动脖子,眯着眼睛看窗外,眉目间有一种笃定,是27岁的样子。

Piero有时候会多看两眼林喜凉,总觉得跟第一眼见到的她很不一样。她跟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笑,却很少主动与人讲话。她会戴出几件大牌的小首饰,却从来不施脂粉。你不知道她是都会Party动物,还是其中最不合群的那一个。

林喜凉对文案策划其实很不熟悉,但上手很快。她在电梯里会突然转头向Piero请教工作上的问题,然后低头神秘地一笑。

Piero有一次忍不住问:“你是我们游戏的玩家吧,以前在论坛上跟我说过话?”

林喜凉笑嘻嘻地反问:“你经常跟女玩家私聊么?”

(二)

    “几年后,您会满怀感慨地回忆起这些岁月,认识的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那些欢乐、那些感动。而今天,就是所有这一切的开始,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这是3年以前,Piero在游戏论坛给每个新注册的玩家发送的系统消息。它具有蛊惑力,尤其是对于一些曾在网游里醉生梦死的人而言。

那时候,Piero的游戏策划组正在开发一款新网游,在此之前,公司已经有了几款非常成功的网游,所以新游戏的开发,很快就引起了注意。

接近开放游戏内测的那段时间,Piero忙得团团转。在公司加班至深夜,进行一次次测试,在官方论坛上发布消息,介绍游戏系统,发放内测号给热心的玩家。

Piero无疑是有人格魅力的。他的诚恳和与生俱来的感染力很快就赢得大批玩家的好感,他们叫他P哥,每天在论坛里追他的帖子。一位亲民的管理员,更容易让玩家对一款尚未问世的新游戏怀抱信心。

那时候,Piero28岁。这是一个对生活已有态度的年龄,一面接受它的残酷,一面仍怀有奢望。对工作有一些倦怠,又始终不失热忱。

Piero的大学时期,同样是和寝室的一群兄弟日日耗在游戏里,他熟悉这一切的情绪,也为此入迷。玩过网游的人会知道那是怎样一个庞大又精致的社会,他们在里面生活、恋爱、结婚,所有的感情都丰富而真实。

也跟很多玩家一样,Piero跟游戏里的一个姑娘恋爱,走到了现实。

这样一个亦虚拟亦真实的世界,也是她——Pink认识的世界。她也曾经用了两年的时间在一个游戏里,认识合拍的小姐妹、义气的男性朋友,曾经跟一个人结婚。

(三)

Pink这个名字,是因为Piero才出现的。只不过是因为想要有相同的首字母。

他28岁的时候,她24岁。

Pink的24岁跟别人有些不一样。她20岁就已大学毕业,一个人居住,在一家报社工作,开始给一些杂志写专栏。她是聪慧的女子,文字于她是天赋,从来不花力气。她确信自己对文字的敏锐触觉。

所以那段时间,当一群男同事兴致勃勃地怂恿她一起玩这款网游,当她像其他玩家一样每天都在电脑前翻看Piero的帖子时,忽然从字里行间好奇起这个男人的样子。

她萌生了要认识这个男人的想法。一个晚上,她注册了Pink这个名字,用半个多小时写了一张帖子,在里面整理Piero在各个帖子里的一些话,判断他的性情,然后欲盖弥彰地加了一句话:我宣布要做Piero的一号粉丝。

尽量把这1000多个字写成玩笑,再让它看起来有一些捣乱。发出这张帖子的时候,她还是红了脸。过去的几年里她从来都在各个论坛里潜水看帖,但是这一次——她在帖子里写——人生总是有很多但是,如果照着“但是”走下去,也许生活会有一些不同呢。

自顾自紧张地发出这张帖子之后,她才发现这样的帖子在论坛根本不算少数,它简直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不甘心地发论坛短消息给Piero:“我的帖子写得很认真的,你应该去看看。”

Piero给她回复,便聊了起来。

她断定这是一个气场接近的人。她能够清楚地想象出这样一个男人的生活轨迹和内心世界。20岁的时候像每一个男大学生一样抽烟、踢足球、玩游戏,并且爱上了虚拟世界里的一个姑娘。毕业之后也许是因为对一款游戏的热爱而应聘进入这家公司。时间过去,他日渐成熟。他温和,坦诚,聪明,风趣。时而寡言,却更显厚度,有那么一些闷骚。他和那个姑娘性情相投,举案齐眉,而且有着彼此都珍视的华丽开篇。

Pink想着这些,而这一切又因为全是一厢情愿的猜测有了不确定性。

(四)

内测开始之后,Pink在里面建了一个号,这个游戏的人物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场景很美,开区第一天,男同事们全在冲级,Pink在普陀山一路奔跑。

她想起几年前自己第一次玩网游,也是和这群同事。他们带她练级,陪她做任务。她却第一时间为美景着了迷,终日无所事事,只站在芦苇荡里发呆。

后来他们再找她,就直接跑到芦苇荡来,大肆嘲笑她:“文学少女,你又在这儿发情了么?”

很久以后,Pink终于学会怎样做一个高手,如何飞檐走壁快意江湖。她可以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上班的时间找代练在里头练级,一下班就玩到天微微发亮。商场里的新款春装吸引不了她的注意,被拖去逛街的时候只笑嘻嘻地看着小姐妹试穿,然后问:这件衣服什么属性?看,又不加体力耐力,买来干什么用。

而这一次,在Piero策划的这款游戏里,Pink再一次陷入新手时期的兴奋与好奇。她甚至一次次点着游戏里的人物,猜测哪些NPC说的话是出自Piero的手笔。

她在QQ里问Piero,你自己会在游戏里玩么?

Piero答,我会练一个号,但不会告诉任何人。

这样的回答是意料之中的。但Pink还是认真地给角色起一个好听的名字,也许Piero哪一天会在长安大街跟她擦肩而过,然后从名字里看到她的影子,以更隐蔽的方式成为她游戏里的好友。

后来Pink承认自己患了严重的臆想症,游戏里漂亮名字满大街,有几个她自己都恨不得拿过来用,Piero不会知道哪一个才是她。

但她还是跟Piero说,如果哪一天你在茫茫人海里看见我,要跟我说话。

Piero坚定地回答,不会,我不会的。人生就是这样,总有机会,总有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就好像至尊宝一样。

Pink笑:不用诸事都升华到人生的高度的。

在这款以《大话西游》为背景的游戏里,每个玩家的身份设定都是至尊宝。满世界都是至尊宝,但不会每个人都真的像至尊宝,否则哪来那么多故事。

 

(五)

Pink升级很慢,她爱上了游戏里的广寒宫,在天的那边,极少有人来,一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模样,Pink每天在广寒宫的一个亭子里挂机,等着Piero在QQ里出现。

或者,游戏开发组的工作人员们会发现,广寒宫里每天都有一个神经兮兮的女人在那里发呆。看,这又是她的臆想症。不会有人发现她。全世界的人都只会知道升级最快的那一个。

那一天她在QQ里给Piero留言:“我在广寒宫,你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十分钟以后Piero回答:“广寒宫确实适合文学少女抒情。”

文学少女。他就好像她身边那些熟悉的朋友,待她友好亲切,笑点全部都一样,仿佛认识并不在一朝一夕。

Pink在电脑前大笑起来:“已经过去啦,我的文学少女时期是很可怕的,日日背着巨大的一只包,人人看了都说可以把我整个人扔进去,我还要得意地回答他们,大包有安全感,可以随时私奔。”

但是那一天,并没有人来广寒宫找她,Pink一个人待得乏味了便去找嫦娥讲话,鼠标一点,嫦娥便讲:“回不去了,所以干脆忘记。”

Pink一怔,在心底微微笑,这也是她的作风吧,选择性失忆常常让人更容易快乐。又用鼠标去点边上的玉兔,玉兔说:“萝卜没了,这真是太可怕啦。”Pink随即大笑。这是游戏可爱的地方。

但Pink还是另一个游戏的门派第一高手,她没有空去仔细看NPC讲什么话,对于熟悉这款游戏的人而言,它千篇一律,所有的时间都被枯燥的练级填满,只为了PK时的威风凛凛,代价包括第二天黑着眼圈坐在办公室里抽烟写稿子。

办公室里那个漂亮的女上司会讲她:“看,又迟到了,昨晚几点睡?”

她笑:“我交稿子从来不会迟到。”

女上司无从指责,她的稿子一向漂亮,让领导们都点头称赞。女上司只得提醒:“好端端的青春美少女,何苦把自己折腾成这副德行,去,去赚钱买花戴。”

她掐掉烟靠在椅子上哀号:“啊,生活如此不堪,不如放纵游戏。”

生活如此不堪,嗯,这也是她文学少女时期的说辞。现在她已经24岁,除了形容一个猥琐的男人,她不再用“不堪”这个词语。她觉得生活妥帖,不管是不是足够顺着自己的心意。

(六)

当一起玩的同事们都练到50级的时候,Pink才30多级,她仍然在月宫挂机,等着有人经过。嫦娥有时候会说,后羿,他是否还能记起我?

Pink在电脑前啧嘴巴,心想再这样待下去,会生生变成另一个怨妇。

她还是跟Piero在QQ里聊天,基本无关游戏。一言一语都极熟稔,他们有着一致的喜好、共同的态度,她有时候叹息,人跟人的相逢确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有时候只在早一步或者晚一步。

身边的同事又开始笑她:“又在月宫扮女鬼呢?以为你现在玩游戏长进了,怎么又跟当年一样装小女生。”

她切一声,24岁,金子一样的时光啊,不享受美景做什么?

终于有一天Piero在QQ里问,你在游戏里叫什么名字?

她答,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就让我们无数次地擦肩而过却不自知吧。

她发出这条信息之后把窗口切换到游戏画面,忽然发现嫦娥前面多了一个人,名字叫秋水长天,男号。Pink在电脑前呆了呆,猜测着这个人会不会是Piero,毕竟广寒宫真的人烟稀少。

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发了一个表情。他问,你在这儿干嘛?

Pink回答,等人。

秋水长天便坐下来与她聊天。诸如你是哪里人怎么不去练级啊这样的寒暄,足足近半个小时之久。末了他说,走吧,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Pink微笑,你自己走吧,我再待一会儿,懒得练级。

他把Pink组在自己的队伍里,带她跑到普陀山,这儿漂亮,而且不似月宫阴气重,下回挂机就到这里吧,我空了就来找你聊天。

Pink答,好。她想去QQ上问Piero,是你吗?却知道自己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答案。作为游戏的开发人员,Piero不会告诉任何玩家自己在游戏里的名字。Pink愿意相信这个人就是Piero,他终于以自己的方式在游戏里找到她。这需要默契,亦不能追根究底。

(七)

她想起Piero曾跟她说,总有机会,总有能做和不能做的事。

这也许是一种暗示,就好像Piero也曾跟她说,你知道,我有女朋友了。

Pink拢了拢头发,扎成马尾晃了晃,觉得做女孩子还是好的,有长发,可以笔直也可以卷曲,可以染成任何一种你高兴的颜色。有细细密密的心思、可爱的小算盘,而且不需要目的。

后来的日子里,游戏里那个叫秋水长天的ID常常到普陀山找她聊天,他讲话的语气跟Piero非常不一样,Pink想那一定是Piero故意伪装成的样子。她不去探究,多一点神秘距离有时候更有美感,只等一切水到渠成。

她也偷偷地想象过Piero女朋友的样子,始终没有清晰的轮廓。她对她一无所知,但Pink相信每一个女孩子都是特别的,有着不同于别人的可爱之处。

只有一次,他们讲到过她。Piero说,我的女朋友在另一个城市。

她笑,啊,那么会分手的。

他说,总有牛×的人会坚持下去。

她反驳,也有更牛×的人会趁虚而入。

Piero答,这不只是感情,还有约定、责任以及其他。

她的手指飞快敲打键盘:任何一段感情都有这些,但天长地久的总不是多数,连婚姻的责任都约束不了感情,而且,任何一个人如果喜欢上了别人,总是有借口放任自己。

是。Piero只发来这样一个字。

Pink在电脑前想,如果说她曾经偷偷地想过做趁虚而入的那一个,那么,现在也不会了。她对Piero说,只要现在你们这样坚定,就足够美好了。

聊得正酣,同事们打来电话唤她去聚餐,她在QQ里跟Piero告别:“美味的酸菜鱼你有没有兴趣?”

Piero答:“去吧去吧,别把时间耗在游戏里。”

她把游戏里的号挂在普陀山的最高处,那是她跟秋水长天平日里坐下来聊天的地方,然后换上小裙子出门。

(八)

每一个城市都是那么小,那天跟同事聚餐的饭店里,她遇见了大学时的男友李明俊,大一恋爱毕业分手,转眼又是四年。

她庆幸自己穿了一件漂亮的裙子,不是平日里的邋遢模样,他们站在饭店门口打招呼,话题稀少,胜在并没有尴尬。

饭局散的时候李明俊在不远处的桌子边发短消息给她:“门口等我。”

李明俊开车送她回家。免不了一些感情上的问候,彼时那一个拥她入怀待她至好的男生,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丈夫。

李明俊说,你在玩网游?年纪已经不小,婚姻才是女人最终归宿。

她翻白眼,拜托,我小你两岁,是你着急结婚,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

先成家后立业,生活需要安定和归属感。李明俊答。花无百日红,你应该时时给自己敲警钟。

她大笑。世界有时候会颠倒,角色常常会错乱。女孩子生来懂得爱情,与她谈恋爱的时候,李明俊还是说句情话就先把自己感动着的大男孩子,现在却以过来人的身份来评判她的生活了。

她看着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不是不陌生的。李明俊略微有些胖了,不是当年那个高高瘦瘦气质绝佳站在讲台上头头是道的男生,他讲婚姻,讲他自己开的小公司,生活全然变了样子。

她打断他:“我对这些没有兴趣,我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只埋头在自己的小情绪里,来不及对生活忧心忡忡。”

“是啊,没什么好为日子烦忧的,不管怎么过,时间一样过去。”

李明俊总结:“你要赶紧谈恋爱,生活才会健康。”

我在网络里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叫Piero,说不定一把年纪了还能网恋一下呢。她眨着眼睛开玩笑,我的行情还OK,当初你找上我也不是瞎了眼的,不必为我担忧。

李明俊一副惊讶的样子:“网恋?你不能再这么不切实际了!”

她不再发言,只听李明俊一本正经地教导。世界变化太快,他们连玩笑都开不到一块儿去了,心里的话更没办法拿出来说。

直到她下车的时候,李明俊摇下窗户讲:“永远不会有人像你,更无人可替代你。”他讲得情真意切,一副鼓足勇气的样子,Pink还是忍不住老实答:“这些台词老套,我不会感激的。”

回到家里,还是觉得好笑。人人都爱照着肥皂剧演,马景涛四处上身。很多东西留有想象和猜测才会让人兴致盎然,讲得尽了,便失去趣味。

到电脑前看游戏,发现秋水长天正坐在她边上。

嗨,她在游戏里叫他。

那头半天没有反应。

她又讲,你也开始无聊地选择在这里挂机了么……

几分钟后秋水长天回答,啊,刚才在发更新公告。

    更新公告,这是游戏开发人员的事情。她连忙打开论坛,新发的一张游戏更新公告的作者是,Piero。

她在电脑前微笑,为什么秋水长天揭开了自己的身份,Piero不再让她猜测和想象的时候,她却觉得事情更有趣了。

(九)

日子并没有不同。游戏里的秋水长天和QQ上的Piero,依然是用两种不同的身份与她讲话。一个是游戏里遇见的玩家,一个是成为朋友的游戏管理员。

他们有默契的不将两种身份叠加,在游戏里遇到困难的时候Pink只去求助那群男同事,这是对Piero工作的尊重,亦是不肯辜负他的信任。

网游的迷人之处是它常常让人感同身受,当你们在游戏里一起跨过千山万水去寻找美景,电脑前的你同样有幸福感。仿佛脚下所有的繁花只是为你盛开。

他们终于得以一起在游戏里闯荡江湖,Pink想此前的所有铺垫也许只为了这些,在另一个容许幻想的世界里,理直气壮。

Piero说,这段时间工作太忙,和你聊天已经是唯一的休闲活动。

Piero说,给我看看你的照片吧。

还是不要了,她笑,会见光死的,我也不要看你,万一你长得猥琐怎么办,我会失去跟你聊天的兴致的。

对,还是不要看了。Piero也笑,万一你长得漂亮怎么办,我一动心就对不起祖国人民了。

他们都不是青春年少时了,偶有暗涌,亦懂得面不改色地谈笑下去。握握手,敬个礼,大家都是好朋友。

直到忽然有一天,Pink想起了此前她在另一个游戏里的一场婚姻。那时候她和那个男生也是这样吧,当真信了两人是江湖侠侣,一起快意恩仇。

那时候,她也是喜欢那个男生的,只是没有勇气将那个世界里的感情延伸到生活里,他们在游戏里结婚,还生了一个孩子,他们居住的城市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却从来不提见面。最后她跟他说,有个男生在追我,我必须要试着去跟别的人恋爱了。她删了游戏,他也删了游戏,两个人之间不再有维系,而游戏里的那两个ID,仍然是夫妻。

Pink想起了这些,想起了Piero在游戏里的老婆亦成为他现实中的女友,她忽然觉得一切变得荒谬。虚拟世界里的感情亦和现实生活中一样,任何两个人的开始如果都那么轻易,就会显得不够珍贵。

谁都可以轻佻地制造出暧昧,但这些绝对不会是美好。

她从Piero的生活中消失了。她跟Piero说,她被调去做夜班编辑,每天从下午工作至凌晨,不再有时间玩游戏,而早上,她是要睡觉的。她换了一个QQ号码,名字叫林喜凉,这是她的真名,上百个好友全部是同学和同事。没有只爱陌生人,没有自得其乐的幻想,没有轻佻的放肆。

(十)

2008年的时候,她27岁。老妈抓狂,说林喜凉你真要嫁不出去了。三姑六婆开始安排相亲,某局长之子是海归,家境殷实,嫁过去不会委屈了你。

林喜凉更抓狂。不不不,她并未丧失恋爱的能力,她还是要喜欢上别人的,可是对着她的那些真实面孔,开口闭口全是现实,任对方家境再殷实,嫁过去她都觉得委屈了自己。

完蛋,网游女玩家已患上病症,江湖人称宅女剩女,老妈直接摇头叹息。

她做老妈的思想工作:不如我换座城市工作看看,否则日子只会一成不变。你放心,你女儿能力出众小有积蓄,混不下去了再回来,老东家自然还会收了我。反正我现在也不在你身边,再走得远一些其实也没差别。

尽管收到的是反对票,她还是第一时间辞去了工作。她只是累了,当年未毕业便开始实习,然后见习再转正,从此一埋头就是7年,没有喘气之日。

对,是这个门户网站的招聘启事蛊惑了她。她希望休息一段时间,再尝试做一些新鲜的事情,比如,网络游戏。它那样庞大又那样精致,小小一个屏幕却容纳那么多人的情绪,多么神奇。

她不会承认这个决定是因为Piero,尽管她有时候会偷偷打开两三年前的QQ,翻看彼时的聊天记录,查阅Piero不定期给她的留言。

面试那天她见到Piero,谢天谢地,他不会长相猥琐,让她失去兴致。她也一点都不希望Piero为她动了心,因为那个时候,她是林喜凉,不是Pink。

收到通知正式上班的那天,她穿了一件粉色的裙子,这个色系的衣服她后来常常穿,以至于女同事都要说,皮肤白就是好,什么颜色都能穿。

她笑,是在说我一把年纪还穿粉色扮少女么?

她们也笑,粉色穿在熟女身上就是诱惑,不过,你真的很喜欢粉色啊。

她眨眼睛,小姑娘时期的公主情结吧,而且我喜欢Pink这个单词,发音清脆,干净利落。

这样的时候Piero就会从电脑前猛抬头望过来,林喜凉不去接他的目光。

以前,是你让我猜,这一次,轮到我出题。

(十一)

公司8周年酒会,林喜凉的小礼服照旧是粉色,也许是爱新鲜的天性使然,她着迷于猜谜游戏,未知的事物点燃人的欲望,而重点是要配合巧妙的悬念。

她不会让QQ和论坛上的Pink现身,线索过多是侮辱参与者智商。而且彼时的关系已经被她放弃,它们曾带给她隐秘的快乐却不够落落大方。

可是,线索太少又会将战线拉得太长,时隔已三年,她从一座城市到了另一座城市,已经没有太多耐心。总是这么矛盾,要未知,又迫不及待要享受答案揭晓那一刻的快感。

那一天,Piero看着她皱眉:“好端端的装扮,怎么还搭着这只巨大的棉布包?”

她眨眼睛:“大包有安全感。”

Piero一怔:“你已经27岁,安全感和私奔这类词汇是文学少女的专利。”

她大乐:“我在半年前独自私奔来了这里,谁说青春才能抒情才能为所欲为。”

这是成为同事后第一次聊天,比他们最初的相识要慢一些,慎重一些,也更加欢愉。

因为这一次,不是巧合,不是阴错阳差,而是经过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等待。

林喜凉说,早早就知道你,传说中的Piero,论坛上神秘又亲民的管理员。

Piero问,还有呢?

嗯……还有一个游戏上认识的女友,成功走入现实,亦是论坛上的一段佳话。

一年前就已分手。Piero答,私人事件,所以没在论坛上发公告申明。

林喜凉惊了,啊,为什么?

因为总有更牛×的人趁虚而入啊。Piero笑了,为什么分手总是太难回答的问题,涉及私隐涉及语言组织能力,而且永远不会只有一个单纯原因,细细分析的话少说也是一个中篇。

走,我们出去抽烟。林喜凉四下观望,偷偷装满一盘子的小甜品,另一只手再捎上一杯饮料,率先溜出门外。甜品是好东西啊,心情好的时候、纠结的时候、迷惘的时候、唏嘘的时候,它都有着让一切开阔的神奇魔力,味蕾总是乐观。

(十二)

一个月之后,Piero在自家楼下遇见了林喜凉。

她仰头对他笑,去上班么?一道走吧。

看着Piero的一脸惊讶,她又解释,本人就住你楼下再楼下,搬来已半个月,你知道这年头找房子太不容易,总该碰上一次,另外,你可以考虑下班后请我吃酸菜鱼。

他们总有默契心领神会,而非追根究底。他们都知道有些事情适合戛然而止,而必定还有其他仍在伺机继续。

彼时,他们是论坛里认识的朋友、网游里遇见的玩家。很久之后,他们成为同事,而现在,试一下邻居关系吧。两个人其实也可以有很多种开始的,如果觉得不够爽不够尽兴,可以换一种关系,换一个姿势,再来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