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言情篇] 殊途同归  

2011-04-19 12:55:16|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之间,从头到尾只是欢场。虽然我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也许自己是不想被嫖,才假装是嫖客。
没有交付感情的关系,总是那么安全。

文/林大雪
1.
2003年春夏交接的时候,我和林凉语的生活先后走偏了。
她谈了婚前最后一场恋爱,摇摆之下几乎取消婚期。我小她5岁,刚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怀着开天辟地的心与恋爱四年的班长男友分手,结果在酒后留下了隔壁班的班长。
青春就是这么荒谬着过。只是那时心情里还多几分悲壮,以为全世界就自己的人生最为惨烈。
大学里,王乐飞就备受瞩目。女友走马观花地换,都是周边高校的,其中以隔两条路的传媒学院最为密集。这还不妨碍其他女生在课后咬耳朵:他就是王乐飞。我斜眼看去,他钻进上世纪末的丰田车里倏忽不见,身边高大的班长牵我去吃香蕉船。
是到大四才同王乐飞熟识起来。那时候,他们班有个男生决意在毕业前对我举行告白及告别仪式。某个夜里寝室关门前一小时把我叫到楼下,王乐飞双手插裤袋站在他身后,像个心不在焉的保镖。老实说,我从未想过这所学校里还有什么男生会留意我——这四年里,我的额头上就刻着班长大人的标签,恋爱谈得动静很大,吵架时他站在宿舍楼下喊我名字,甜蜜时又要央走过路过的女生把巧克力捎给413寝室那个懒得下楼的周宝音同学。全系都知道我们在恋爱,连年过四十的英文老师,都在课后把他单独叫住,说恋爱不是不可以,别浪费了你学英文的天赋。气得我吹胡子瞪眼,难道我就可以浪费吗?
所以当那个男生站在我跟前时,我吃惊得甚至忘了记一下他的名字。他说我知道你有男朋友,是我的班长鼓励我这么做的,我的班长王乐飞说青春时总要有一次表白的经验,哪怕其实是一次被拒绝的经验。他把一桶棒棒糖塞到我手里,说那么,对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拆开棒棒糖,一人丢去一根。我说你的班长理论知识很丰富,实战经验更不赖,这棒棒糖是他的点子吧?他是不是跟你说送花太俗又容易尴尬,棒棒糖的个中滋味更合女生心意?我说我的班长,你知道,就是我男友,严禁我在宿舍关门后爬墙回去,所以,我得上楼了,谢谢你的糖。
王乐飞这时才说了第一句话,他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说我其实是告诉他青春时总要有一次撬人墙脚的经验,不如你坐下来接着谈谈你的看法?
我坐在草地上,说我这人智慧有限,经验又匮乏,谈不出特别的见解,我说其实光我们4楼女生宿舍就有大把姑娘等着你垂青,不知你又怎么看呢?
最后,一场表白仪式沦为了我和王乐飞的唇枪舌剑。宿舍关门前一分钟王乐飞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明天一起去麦当劳怎么样?我撒腿跑向大门,说我是我们4楼唯一一个4年来都没在凌晨爬墙回去的女生,临毕业了,我可不能晚节不保。
跑至门口,又回头大声问:喂,王乐飞,你这同学叫什么名字?
2.
后来王乐飞同我说,我那一次回头,马尾甩得很梦幻。
这已是他对我说过的最好听的话。情种王乐飞应当很擅长甜言蜜语,不过我从来没听过。我看不到那一面。我眼里的他,对一切都有一种揶揄的态度,比如我那个回头时喊的那句话,时常成为他的笑柄。
后来我知道了那个男生叫李明俊,他待我殷勤了一阵子便不了了之。大四下学期已经没有课了,同学们各奔前程,我们系里几个留在本城实习工作的同学自然亲近了些。王乐飞和李明俊等一群人常常在周末拖我去泡吧,嘻嘻哈哈间萌生友谊。
那时我已经同我的班长大人分手了。大概是实习了两个月后,我傻里傻气地跟他说世界那么大,我得去走走看看,这场恋情刻骨铭心,已经够了,而你永远是我一生最爱。他一气之下打包回家,从此不再相见。
2003年春天,是我小半生里最勤力的时光。那天谈完分手后继续回公司加班,夜里下班时走至小区门口突然抑制不住地大哭。我曾经以为自己注定要嫁给他呢。28岁的林凉语就是在那时捡到23岁的周宝音。她走到我身边说为感情?以后还有得折腾呢。
我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就都笑了。她就住在我隔壁单元,有着及肩的直发,干净的眉目。那晚我在她家沙发上哭了两个小时,她的男友在书房戴着耳塞玩游戏,中途走出房门给我们丢过一包烟。我边抽烟边抽泣,说你不懂,我觉得我的爱情死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爱上别的人了。我说他对我多好啊,我为什么不要他,以后不会再有人这样珍重我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林凉语冷静地掐掉烟,说放心吧,你还会再为下一个男人大哭的。
我说你诅咒我。
她说你这是陷在情绪里,我打赌你这四年恋情里早就分过心。
我抬眼看她,一起大笑。只有女人才可能知道另一个女人的一切。小悲伤小心思小盲目小无耻小明媚小情绪。笑完之后我仍然是哭,用光她家的一盒纸巾。
3.
拍毕业照那天,天气已经完全地热了。我给自己烫了大波浪,哀悼逝去的青春,配合假装绝望的心情。手机里已有若干男生频频发信息来,我把握分寸,拿捏距离,自以为是调情高手,以为这就叫欢场。
我的班长前男友没有来,他发信息来说他永远不要和我出现在一张集体照里,要以他最后的缺席来成全我对缺憾美的追求。我又很投入地湿了眼眶。
四下张望,没有见着王乐飞。等到我们班开始拍照的时候,他们班四十来个人已经排好队准备就绪,单差一个王乐飞。李明俊冲着我喊:小宝,王乐飞没接电话,你可有他消息?惹得很多女生朝我投来惊异的目光。她们的王乐飞。
我摇摇头,在毕业照里留下了一张木然的脸。王乐飞的车子适时地出现在视野里,直驶至阶梯前,耍帅地下车,关门,锁车。人群里有微微骚动。这辆车是四年前第一辆停在学生公寓区的车,为王乐飞的名气加分不少。
我心情不佳,拿过包包准备离开。环顾校园,并未觉得自己对它有怎样的感情。小半年的实习工作亦让我觉得不是这一天才毕业,只是回来走个流程,拿张一纸证书。陈小妍跑上来拉住我,说迟些一起走吧,晚上还有毕业酒会呢,和王乐飞他们班订在了同一个酒店。又神秘兮兮地问:怎么不知道你同王乐飞很熟,听说他和模特班的女友已分手?
实习单位近偶尔会一起吃饭而已,他的女朋友有哪一任我们见过第二次?我凑到她耳边,我知你对他有意,他除了一张脸可圈可点还有什么好?
品位!小妍回答得掷地有声。我笑,品位是用钱养出来的。
王乐飞拍完照走到我身旁:小宝一块儿走吧,先去我家玩儿,到时一起去毕业酒会。我转头看看小妍,还未开口,王乐飞又面无表情地说:车子坐不下了。
李明俊过来拖我:王乐飞200平方米豪宅,13楼视野又好,咱们去挑个房间。
我说噢,这楼层挺适合他的,13点嘛。
在车里,王乐飞转头说,你才13点,别企图给陈小妍牵线,我们系的女生没一个正点,包括你。
4.
毕业酒会照例是很多人喝翻很多人哭。我喝了点酒,假模假样地悲伤了一会儿,硬是挤不出一滴泪。王乐飞领着一票男生跑进我们班的场子拼酒,让这边的哭声又更高了些。
他和李明俊坐到我跟前,打开三瓶啤酒,示意一人一瓶。一票同学围过来起哄,我怀念着挂掉的爱情,二话不说同他们开始喝。掌声里,李明俊当场就倒下了,我理智尚存地跑去洗手间,出来时发现王乐飞等在门口,说没事吧,我送你回家。
出租车后座上,他拉着我的手。一直拉到房间门口。我抬眼笑:留宿?
是的我开了口。大约是以为做嫖客总胜过做妓女。那时候一夜情这个词语还很突兀又很流行,配合着诸如颓靡之类的美丽字眼,我用行动宣告自己进入成人世界。
酒精是很好的借口,只是天亮之后仍需面对,身边躺着的并非陌生人。王乐飞摸我的头,说真不该朝朋友下手。我笑而不语,只当梦一场。一起走出家门,他说吃早餐去?我饥肠辘辘地回答不了,上班会迟到。
我知他是一个怕麻烦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怕。
一个转身,眼泪已经掉下来。我不是粤语剧演员,只是不满自己。为什么生活里总要出点乱子才甘心?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林凉语的时候,她笑了。笑得有那么一些颓靡,十分美丽。她跟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个28岁女人和23岁男生的故事。和我一样,他刚毕业,进入林凉语的单位实习,他高大英俊,纯真又还没有完全褪去,与林凉语保留的天真恰到好处地呼应。林凉语说一个28岁的女人放弃一段稳定可期的感情去和一个23岁的男生谈恋爱是不是天真得过了头?
可我还是想跟他在一起。她说。他与你一个学校的,叫褚词。
建筑系的褚词!我张大嘴巴。前阵子听闻他与我们的系花分手,是这样的原因。
5.
褚词大学时自是风光无限,很多年以后演艺圈有了一个团体叫183club,我总把他们没有红成F4的原因归结为缺了褚词。183cm是很多女生认为的完美身高,何况褚词除了一张招桃花的脸,更凭破洞牛仔裤和一首忘了名字的歌在校园十大歌手比赛中技压全场。老实说,看到他我会不敢抬头。
生活真是不缺精彩。我阴错阳差认识林凉语,她又遇上褚词。
后来借由凉语见到褚词时,我仍是不敢直视他,笑嘻嘻地说这眼睛就算瞎了都不减杀伤力。褚词不满,说我向来是以内涵取胜好不好。我笑眯眼,竟还是个有趣的人。
姐弟恋这回事到底好不好?没有答案。我甚至无观点。但我其实是个胆怯的人——我以为一个女人的冒险请在25岁以前完成,26岁以后,尽量朝稳妥的路上走去。再华丽的冒险,都有因破败收场而显不堪的可能。小时候写坏的故事叫经历,叫肆无忌惮。大一些,就叫姿态,叫很傻很天真。
所以我在林凉语面前闭口不语,做一个好倾听者。等我再一次听到剧情发展时,她已经搬出来住了。林凉语跟男友说自己开了小差,需要时间。她对我的措辞是:没办法让自己的爱情显得不够光明。
她没有知会褚词。这是怎样骄傲的一个人。在尘埃落定之前,顾自反思消化。不愿妄下结论空留希望。
6.
我和王乐飞开始有模有样地过起了日子。直接跳过心动、热恋、磨合、迁就、妥协。像一对垂垂老矣互相照应的老伴,平静地一起看着夕阳等着死神对其中一个率先下判决。
开始默认每天下班后一起吃晚饭。共同拒绝KFC拒绝大餐,找间小店点三四个热菜捧碗白米饭就安心。一起逛家居店,对着原木桌子和CD架指手画脚。一起淘碟,去商场选衣服。我怂恿他买下那件紫色的棉T恤,告诉他没有几个男人能将紫色穿得出色所以他一定要珍惜。他建议我买下那条碎花短裙,斜着眼说你难得有两条美腿何况也没几年青春了要穿趁早。
一起在书吧待至深夜。一壶茶。两本书。三四句闲谈。凌晨走出店门,凉风中挥手告别各自回家。偶尔回同一个家。慢慢地走一段路,从不牵手。
有时也和一帮同学去酒吧,喧闹人群中从无眼神传递。他替我挡酒时旁人亦不觉惊异。我得体地拿捏着与他的距离,不进不退。我们从来没有相爱,只是一起面对生活。感情能这样被放轻,这样被控制,于我还真是一件诡异的事。
只有李明俊,有过那么一次质疑。你最近和王乐飞走得很近?他问。
是,每天下班一起吃快餐,我和王乐飞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竟然也处得来。我大方答,并没有撒谎,李明俊已顾虑全消。
我没说的是王乐飞的车里已放上我最爱的CD,他衣橱里的一件大T恤已成我的睡衣。那间200平方米的房子里,有一个空房间,专门用来丢雀巢矿泉水的空瓶子,其中有小半是我喝的。那时候我们只喝雀巢矿泉水。
那时候我们全无烦恼,生活并未给我们施加任何压力,只有我们自己忙不迭地表达感伤,以此显得有深度。我在那样肆无忌惮的日子里却倍感寂寞,只好和王乐飞一起用黑白胶片拍各式各样的天空,贴满空房间的墙壁。我们坐在地板上喝着矿泉水,盘腿向窗外,风很大,落地窗的窗帘呼啦啦乱飞。
7.
好景不长。夏天将要结束。
转折点是密友阅微从杭州来看我,我头脑发热携王乐飞出席。不,他们并未眉来眼去,王乐飞安心地坐在我身边,玩猜电影名时和我配合得天衣无缝,有难得一见的孩子气。他收起自己嚣张的眉眼,言语间偶有纵容。
那几天,已算得上是我和王乐飞最快乐的日子。前所未有的嬉笑打闹,一起靠在沙发上仰着脖子大笑,粉饰一段本不存在的感情。我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过不如一起前行。
我凛然,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已经过于需要王乐飞的存在,决意离开。
我知他不是我的那杯茶,我亦不是他的菜。不如戛然而止。
阅微要回杭州时,我和林凉语双双请了年休一起跑去玩。你知道,有时候离开一个人就是这么容易的事,简单到可以忽略疼痛。我还年轻,我可以在陌生的城市快乐得忘乎所以,我可以给略有好感的男生一个带笑的眼神,我有办法让他们向前走一步,说一起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7天,对我来说用来告别已经足够长。实际上第四天,我们就在游西湖时认识一帮从其他城市来的年轻人,并玩在了一起。那时候我和林凉语坐在一叶游船上,晃到湖中央抽烟喝啤酒,水天一色,偶有凉风。又一叶游船经过,男男女女冲我们挥手打招呼,我们亦大方回应。
其中有一个男生,让我想起《花溪》的作者刘贞写过的一句话。她说如果有一个男生,高且瘦,在人群里不爱说话,我就会爱上他。
那个动辄悲春伤秋的年华里,如果说班长大人是我的缺口,那么我以为他是我的出口。
第六天早晨起床,我们决定各自发短信告别。我跟王乐飞说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决定体验一场忠诚的两地恋。林凉语跟褚词说她发现自己的青春已经走完了,决定顺应生活,收心嫁人。王乐飞只回了一个“好”字,我心头有空落,又轻轻漾开一圈。我知道很快会消失。
褚词没有回复。
只是当天傍晚,褚词就飞到了杭州。
那些爱啊恨啊,他们在西湖边演得淋漓尽致。我不当观众,因为猜得到结局。
8.
忘记旧人最好的办法,是遇上新欢。这是铁律。
我和王乐飞断得很干净,除去集体活动,不曾有一点联络。人群里遇见时仍然有从前的样子,像从不曾经历夏天。
我们是两个得了失忆症的孩子。也有人说,这是最得体的玩伴。
半年后我辞职,奔赴杭州。那个高且瘦的男生已在杭州工作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他每天给我发一条彩信,全是杭州好风景,说你来,你来。杭州不是只有西湖。
我不会告诉你们他的名字,总之不叫沈形若。
他将一切安排妥当,说我们一起走天涯。
我离开时,王乐飞已经有了女友。我在人群里见过她,短发,五官精致,小巧利落,典型的王乐飞标签。
林凉语和褚词,仍然剪不断理还乱。但是林凉语已经搬回去住了,在挥霍完自己最磅礴的爱之后。她送我离开那天,只说了一句,感情事,务必轻拿轻放。
我猜她是要告诉我,一份感情的受力有限,并非如同传说里的那样足以抵御一切。生活里有其他很多都足以压垮它。
我回敬一个拥抱,知道她内心有足够的力量抵御外头的伤。
我知道她不会和褚词终成眷属。不是因为反对姐弟恋,更不是怀疑他们的爱。我只是觉得这种爱,更多的是自己拿手蒙上自己的眼睛。因为当女人走到一定的年纪,会悲叹于爱情的不可得:你18岁那年得到的好找不到了,那个天真地热切地看着你的男孩儿找不到了。女人心心念念的纯粹的爱情找不到了。年轻男孩子让我们有那么一刻沉迷:总可以有那么一段时间对残酷生活不予理会吧。
男人开始成熟永远是在30岁以后。20多岁的男孩子们,再老练懂事,他的阅历也不足以对付30岁女人的生活智慧。因为30岁的女人已到达自己最好的状态。她们想着18岁20岁的好年华,期望回去看一看,却不愿意从此停留。
林凉语和褚词,付出了对等的爱,给了对等的尊重,那就可歌可泣。总好过我和王乐飞一场闹剧。
9.
2010年的夏天。7年之后的今天。我又见到了王乐飞。在同学的婚礼上。
时间过得有多快呢,快到我们都没来得及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就木然地接受外界的一切变化。
30岁。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30岁似的,常在某个瞬间,惊觉自己不再是当年那个上蹿下跳的姑娘。而多数时候,我仍然仰着一张天真的脸,以为自己的青春还没过完。
我还没有结婚。男友亦不是7年前的那一位。当初放话要走天涯,最终却因对杭州的无限眷恋而停留下来。生活在这儿,我哪儿都不想去。
三年前林凉语结婚,我是伴娘,新郎当然不是褚词。有时还是会听到他们之间的互动:遇见时你一言我一语,有暧昧有轻佻,唯独真情看不见。
而这一次婚礼,是我第三次穿上伴娘小礼服。在C城。
王乐飞也没有结婚,我知道他这几年顺风顺水,历练之后回家接管生意,未婚妻正在加拿大念企业管理,将来会是他的好助手。他在酒店门口见到我,少了不可一世的神色,却仍然意气风发。他笑着说,哗,一次次把姐妹送出去,不担心自己嫁不掉。
哈,你管,嫁不掉又不赖你。
没有一点生分,没有一点尴尬,我们的玩笑与旁人无异。
甚至是婚礼结束后大家聚在宾馆房间里玩真心话大冒险时,我们仍然能互相拿对方的情事取笑。他笑我大学四年吊死在一棵树上,我笑他女友换得太勤大家都分不清谁是谁以致出了好几次乌龙。
可还是有人问:那时常见小宝与王乐飞出双入对,你们真的一清二白?
当然。我认真地点头:那时王乐飞拽得二五八万,我哪能入他的眼。
你知道。真心话这种游戏里总是有大把谎言。
或者说,我从来就不觉得我们曾有关。
10.
那个晚上,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好似组织了一场同学会,集体逃离生活,参加一场短途旅行。我们说着那些似乎是前生的事,笑出了泪。
时间过12点,有人提议下楼散步。初夏的夜,经过停车场时王乐飞开车门拿外套,我却眼尖发现了后座上的kaikaikiki靠垫——我的车后座也有两只。
有人咂嘴巴,说近千元一只靠垫,你们两个还真买得下手。
是呢,我是挣扎了好久才买下来。
王乐飞说那个500色铅笔才荒唐,2000块一套铅笔,用又浪费不用更浪费,我一直犹豫要不要买。
我得意地笑:我已经买了,每个月寄来一组,集齐后装墙上。
果然是文艺青年装X必备。他这样说着,黑暗里投来一眼,让我蓦然想起7年前的夏天。
两个性格迥异喜好却常常一致的孩子一起度过的夏天。
他忽然打开后备厢:有人口渴吗,我这儿有矿泉水。
我望过去,是大半箱雀巢矿泉水。怔怔地发了会儿呆。我终于没有开口说,我车里备下的水,也是雀巢。
再一起往前走时,晃着手中的水,心情已然不同。虽然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某种习惯的延续,并非出于有眷恋,就真的只是因为习惯而已。
原来我与王乐飞,也有互相影响的习惯。好似认认真真在一起过的恋人总有印记刻在对方身上,哪怕细微到被忽视。
分明在人群里走在一起,王乐飞却给我发来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
你好吗?
11.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王乐飞是在我的房间里过的夜。敲门声响起时,我已知是他。
我们做了一次爱。就好像,也是习惯那样。
没有心动,没有深情,没有言语。
结束后,他从背后环抱我,将脸埋在我的颈间,看似情深意满,可我知道,这只是礼貌而已。我只是轻轻拉过被子,说睡吧。
黑暗里,我开始细数那个夏天的痕迹。却第一次觉得并非全无温情。比如我们一起看《索多玛120天》时,他用手蒙住我的眼睛。尽管那时,我亦觉得只是礼貌而已。
我们之间,从头到尾只是欢场。虽然我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也许自己是不想被嫖,才假装是嫖客。
没有交付感情的关系,总是那么安全。
我们从来不谈心,可是你信不信,同学里,我觉得他与我最亲。在我30岁这一年,王乐飞已是生活里少有的温度。
我们省略一切繁文缛节,猜得到对方未讲完的话,知道该何时畅谈何时沉默,何时互讽何时互助,何时荒芜。
我跟林凉语说,这大约是我生活里最离谱的一件事。一个听凭爱情来行动的女人,冷着一颗心,不动声色,轻描淡写。
凉语说,这有何不好,至少你们从未高举爱情的幌子。她说,我与褚词,彼时那样相爱,最终却耗尽深情,只剩调情。她说,褚词仍会在酒后说一切动人的情话,只是没有一句能放在心里。
遇见时抬眼笑,一转身就失忆。这种事,太多人都已练得轻车熟路。
也许所谓欢场,是因为有的人,这样的方式是最好的维系。
2003年春夏交接的时候,我和林凉语的生活先后走偏了。2010年夏天,我们殊途同归。
                                          责编:李楚冰

  评论这张
 
阅读(10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