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惘然篇] 拐角的遇见/陈彻  

2011-04-19 14:04:25|  分类: 她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惘然篇] 拐角的遇见/陈彻 - 花溪 - 《花溪》
 那天他们坐在几乎没有观众的看台,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场上的球员跑步、传球、练习射门,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天。场地里亮着明晃晃的灯光,看台上昏黄一片,他俩像看着一场距离遥远的戏,演员的对白和表情都看不清楚。
                                  文/陈彻

辛未小时候喜欢每天傍晚趴在阳台上,看前面楼拐角走过来的人,猜他们是男是女、年轻年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拿什么东西、骑车或步行。她把这个游戏从简单玩到复杂,越来越天马行空,于是越来越难玩了。有时候她猜想对面走过来的是一个手持宝剑、身穿华服、戴着王冠的高贵王子,可走过来的却是个拎着一捆菠菜、一瘸一拐、满脸皱纹的老太太。
尽管她的猜想几乎从没实现过,但她还是乐此不疲,这个无聊又有趣的游戏几乎陪伴了她的整个童年。

对22岁的辛未、23岁的郑南来说,深圳是个高楼大厦组成的迷宫,灰色、冰冷、陌生。辛未学的是文秘专业,郑南学的是IT专业,他们都应聘了同一家香港人开的电子厂,刚上班的头半个月,人事部安排他们在生产线上实习,熟悉生产流程。那条生产线安装的是一款遥控玩具汽车,辛未和郑南挨着坐,辛未装两只前轮,郑南装两只后轮。
刚毕业的辛未喜欢任何工作,工厂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无比新鲜。她坐在工人们中间,周围都是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女孩子,她忙不迭地对每一张年轻的脸微笑、凝视、打招呼,可是那些明显睡眠不足的疲惫的脸上挂的都是麻木呆滞的表情,只有旁边戴着粗黑框眼镜的男孩郑南跟她一样有一张兴奋的脸,一双手不停地摸摸这个零件、摸摸那个设备。
“生产线真好玩!”在主管远远地呵斥了他们,令他们规矩坐好之后,辛未吐了吐舌头,低下头小声对郑南嘀咕。
单调的手工装配作业总是容易让人打瞌睡,在接近中午的时候,正睡眼迷离的郑南抓着汽车的手心里突然被辛未塞了一样东西,他翻过来看,是一块话梅糖。转头看辛未,她的腮帮子上鼓着一个包,冲他眨眼。她面前的准备台上已经堆了三四个已装完前轮还没装后轮的汽车,而郑南下手的工人都手里空空地望着郑南。郑南的瞌睡立刻醒了,振作起来加快了速度。辛未变魔术似的又抬手扔了四五块话梅糖到周围几个工人面前的台上,但那些人没一个敢去碰那糖。辛未正不解间,主管忽然神兵天降站在她身后,一根塑胶尺“啪”地拍在她面前的台上:“上班时间不许吃零食!你没读《员工手册》吗?”
“大家都困了,吃一块糖提提神不可以啊?”辛未辩解道。
主管的脸色顿时变了,长了暗疮的脸颊上肌肉一抽一抽的。
气氛有些僵,所有工人都低下头去加紧手上的活计,只有辛未腮帮子上的包还在无畏地动着。主管把尺夹在臂间,拿起挂在脖子上的记录本准备把辛未的劣行记录下来,一边刚装完滞留汽车的郑南忽然站起身离开椅子,趴到主管耳朵边耳语了几句。主管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说话声音明显和善了许多:“行了,继续干活!不许交头接耳!把糖收起来!”说完慢步踱走了。
中午食堂里,辛未端着一餐盘食物费劲地挤到郑南给她占的空位坐下,仍然好奇地追问郑南到底跟主管耳语了什么。卖了一个多小时关子的郑南终于得意地公布了答案:“我跟他说,她可是财务部下来实习的,将来管审核你们的工资和加班费……”
      更多精彩杂志内容,敬请登录:http://huaxi.dooland.com
  评论这张
 
阅读(1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