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溪》

有爱情的地方就有花溪!

 
 
 

日志

 
 

【特别策划】要不要做菟丝花  

2011-05-16 14:03:30|  分类: 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策划】要不要做菟丝花 - 花溪 - 《花溪》
 
菟丝花,又名菟丝子,年生草本,缠绕寄生。茎纤细、黄色,无叶,随处生有吸盘附在寄主上。这样一种花,离开了寄主就无法生存,她们日复一日的遗忘着自己,吸取着别人的养分而存在,琼瑶有一部小说就有这样一个名字,菟丝花需要依附在别的植物上才能生存,而一个纤弱的女子,是否也必须仰仗一个强势的男人才能活得好,活得有意义?
PART1 主文
——菟丝花的人生是场误会
PART2 建议
——最好别做菟丝花
PART3 链接
——A关于菟丝花的看法
  B十二星座的成为菟丝花的可能性
PART1 主文
菟丝花的人生是场误会
文:艾小羊
韩寒终于牵着金丽华的手出街了。在小韩公然发布“无法忍受自己所爱的人被别的男人(包括老板)使唤”,以及“就算卖血,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出去工作”的言论后,无论金丽华本人是否愿意,她都已经成为一株万众瞩目的金牌菟丝花。
三十多年前,一个名叫舒婷的年轻女孩写下了《致橡树》。大意是真正相爱的人不是攀援与被攀援的关系,而是“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那时候的年轻女孩常常会有做木棉树的雄心,因为她们的母亲或者祖母往往是没雄心、没壮志甚至没工作的菟丝花。
过往年月的菟丝花女子颇多悲情,没有望京的三居室,没有LV,更没有美容院的下午,即使你攀着一个大户人家,也还是要像普通人家的小媳妇那样做女红,学女经兼或操持家务。事情没少做,地位却一点儿都没有,因为说来说去,你能做到的事,无论有多烦恼多琐碎,都要感恩男人给了你做的机会。
在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女子独立意识远比现在强。能赚工资的女子,不仅为同性羡慕,更被异性追捧。何况那时工作稳定,没有太大的贫富差距。木棉树的幸福简单得就像崔健歌儿里所唱,你用一场红布蒙住了我的眼睛,我说我看到了幸福。
如今,做一株女木棉殊不易。倘若你不能像徐静蕾、范冰冰那样,纯爷们儿地说,我嫁大款干啥,我就是大款,恐怕就只能像无数小粉领、小白领那样,在微博里织“欲望清单”,然后悲催地叹一句,可惜存款只有五千。红花成了金花,自己买花儿戴就不是动动嘴皮就能解决。
当世界给女性提供了更多的物质诱惑,却并没有给她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与更充足的职业技能增长机会时,攀附几乎成了大多数想过上好日子的女同学的惟一选择。换句话说,在一个依然由男人牢牢掌握着话语权与主流价值观的世界里,谈女权其实是件很文艺很虚无的事。在表面上女性地位越来越高的时代,女人做菟丝花的热情却空前高涨,能够说明的惟一便是,所谓地位等同于A股市值与楼市泡沫。
由女诗人舒婷向前,时光倒流一千年,以描山河、抒壮志见长的男诗人李白,鲜见的一首儿女情长诗《古意》,描摹的是一个菟丝花女子的哀怨。“君为女萝草,妾作菟丝花。轻条不自引,为逐春风斜。”多么文艺的小清新,可惜三五个分镜头后就风云突变:“女萝发馨香,菟丝断人肠! 枝枝相纠结,叶叶竞飘扬。”你情我愿的攀附演变成一场纠结,无它,一来想攀附的花太多,二来作为一株体格强壮、有着发达雄性思维的树,必然觉得多拯救几株可怜的菟丝花乃天职。
做一株合格的菟丝花,与做一株合格的木棉,哪个更容易?答案通常是菟丝花。因为表面看,它不需要经历风吹雨打,树长多高,她就能爬多高,就算你不是李泽楷,只要能攀上他,也能成梁洛施。
然而,菟丝花与树的关系从来不是一一对应的。强大起来的物种想更多占有弱小物种是人类或者说生物的基因决定的。韩寒同学在说“卖血我也养着她”之后,还说过“婚姻应该是开放的,也就是说,在获得了配偶的理解和许可的情况下,你应当是可以叠加重复婚姻的,男女都应当是这样。”最后这句“男女都应当是这样”显然很牵强,因为我们真的没见过哪个卖血养着自己女人的男人,大度到可以与配偶商量,我去买血,你去跟别人上床。
在马不停蹄为自己的物欲奔波的木棉树之路上停留得久了,觉得菟丝花很美。不小心做了菟丝花,才发现“没那金刚钻,就不该揽这瓷器活儿”。“每个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女人的成长更是一场左也不是右也不好的大动荡。
我们的选择其实只有两个。一是做木棉树,拼命生长,在与天空更为接近的地方,笑着说,即使我碰不到一个好男人,我依然是一个好女子。二是做菟丝花,依附一个风光的男人做风光的女人,用名包华服填满自己的脑袋。不过,你可以是琼瑶剧的女主,“缠缠绕绕为他轻轻歌唱,牵牵挂挂为爱淡淡开花”,却绝对不要强求对方做琼瑶剧的男主,那明显不符合自然规律。当然,还有第三条不应该称作路的路,就是做吸血菟丝花,把树缠得面黄肌瘦以后,自己变成大树。但说真的,这样的女人,终究是披着菟丝花皮的木棉树,倘若她的人生没有借助攀援男人而成功,也会借助其它什么而成功,只是或许成功的晚那么一点点而已。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登录:http://huaxi.dooland
  评论这张
 
阅读(36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